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906章 进化山

作者:风筝的孩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戴着面具的,都是超凡者。”梧桐也把头稍稍偏过去,和她几乎贴在一起,显得非常亲密的样子,解释道:“我们在不动用能力的前提下,除非有人携带着专门的检测仪器,否则和普通人没有差别,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如果超能力者只有少数,那么还好,如果超凡者数量多起来,普通人知道得太多,难免会引起他们妒忌,继而会有种种麻烦……这是关于社会影响方面的考虑,我们各种超凡者组织都有类似的规定,不能在普通人面前过多暴露,同时也是一种保护自身的办法,你想想,要是你做为超能力者,虽然超能力很强,可是除了少数强者,大部分人也不可能用身体去扛得住一发精灵们的破坏光线,或者一种毒药,也有可能家人会被盯上。”

    最后,梧桐做了一句总结,让荼萝心里一颤。

    “你与众不同,就是一种原罪,当我们成为超凡者,就同时负担上了这些东西,他们必然妒忌,就算不妒忌超凡者,那些过于光明完美的普通人,也会被他们恨不得踩到脚下,因为那太完美理想的人,会像一面镜子,照出所有人心里丑陋之处,使他们自卑得发狂。”

    荼萝没有再问什么,她虽然有很强的格斗能力和暗杀水平,可也仅仅是主要学了这些东西,而在梧桐身上,听着他说这些,好像是打开了一扇新大门,这个黑发少年看人心看得通透,只是看到的好像全是坏的一面。

    聪慧的她,联想到照镜子的说法,大概这个黑发少年也是心里有足够的坏,才能把别人的坏,也看得清清楚楚?

    由于时拉比清除和修改了当时现场大部分人关于他的记忆原因,在这些人的记忆里,梧桐没有参加他们的聚会。

    这等于一种拒绝,所以现在也没有人什么去搭理梧桐和他身边的荼萝。

    他也不在意。

    打铁还要自身硬。

    个体实力高到一种程度后,不需要去主动,自然会有别人过来攀附和结交。

    阳影部长那边的见面招呼打过后,就招呼了自家分部的人上船。

    到了船上后,众人先在入口的船上常务负责人那里,领了各自的舱房门牌号。

    “两间房。”

    “抱歉,可能没有那么多,你们不介意的话……”

    “就一间吧。”

    梧桐还想再问问,可是荼萝替他回答了。

    虽然房间不多,不过到了俩人分到的房间后,才明白为什么。

    数量少,但质量高。

    这一套房,和那些高档酒店的套房差不多,差不多快有一百平方,卧客分开。

    “还有阳台!”

    荼萝换了露出雪白小巧脚趾头的清爽脱鞋,把银披风往沙发上一扔,奔向了这间套房外的小小阳台。

    梧桐把背包也随手一扔,走到阳台边上,颇为惊讶。

    这里玻璃阳台,脚下是透明玻璃地板,直接可以看到海水涌动的,和偶尔流过的海中精灵们,客人**方面也有注意到,左右两边和上面都是实心不透明。

    俩人干脆的坐在这玻璃地板上,放出了各自的精灵在客厅里休息。

    梧桐看了看手腕上的黑表,说道:“过一会儿,我要去大厅一趟,应该是说任务细节,你就留在这里等我吧,先别乱走,这船上的……大人物挺多的,至少在这海上,我们低调一点。”

    “嗯,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不会给你添麻烦。”荼萝点头,只是想到以前和黑发少年初次想遇时,还有一位绿发少女,她脸色有些黯然。

    梧桐看着她的样子,结合她说过的过去故事,大致猜到了什么。

    他又不是不解风情的呆子,就伸出手去,搂住了她的肩膀,轻声说道:“换成我,也会那样做,现在你已经不需要一个人默默承受一发了,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和我说,相信我。”

    身下是海浪波涛涌动着,窗外是明亮的海景,荼萝以前心里有重重压力,可是现在听到了这个已经快和她一样高和强壮的少年这样说,眼角透出几滴晶莹眼珠,上半身像是突然无力,顺势倒进了他的怀里。

    她仰起头,凤眼还泛着泪光,可是眼里有种渴望,慢慢的闭上眼睛,像是在等着什么。

    梧桐不是食草男,当然毫不客气的把眼前的樱桃红给吃下去。

    ……

    客轮的大厅,午餐和会议在同时举行。

    在这里的人数,包括黄金市分部部长在内,海桐这边的人数是15个人。

    可是听着那船主人的开场致词,他才知道,原来这次的合作组织不止一方,而是三方!

    加上他们黄金市分部的超凡者们,就是四方势力,一起合作这个任务。

    这三方势力,一方是龙少爷为代表,他父亲在芳缘地区做为江海的一个龙头,这艘船也是他家的。

    另一方是,绿岭市的道馆方背后的一个古老超能力家族,派来的代表人是枫和楠这对双胞胎旧道馆馆主。

    最后一块拼图,是芳缘地市的凯那市超凡者联盟分部,这一拔人的人数只有9个人,和他们黄金市分部一样,成员都戴着面具。

    就算有人不愿意戴,也不行,这是约定俗成。

    活跃在世人眼里的强大超能力者,比如关都的娜姿和合众的嘉德丽雅等,都是属于那种天生超能力者,但更多的只活跃在幕后。

    梧桐不知道是谁先做出这种约定俗成,但那个人,或者那一群人,一定非常明智。

    除非哪一天,普通人类也有大概率通过手术,后天变成超能力者,否则一群明明也人类外形,却掌握了超过普通人力量的超能力者,又试图凭借超能力凌驾在他们头上,无论怎么样,都是大概率形成两个对抗的阵营,对哪一边都不是好事。

    “这次我们的目的地,是这里,我们现在从浅红市码头出发后,沿着这条前往红莲岛的航道,在中途这里,会进行航道偏移,如果不出意外,三天时间就会到达目的地岛上,岛上有一处特别的地方,叫做进化山。”

    讲话的,是芳缘地区凯那市分部的超凡者部长,她是个强势的中年女性,看外表只有将近三十岁,正是成熟风韵十足的时候,不过三角眼和薄唇让她面相过于刻薄,不太讨喜和漂亮,倒是身材和衣服打扮得不错。

    “进化山一直盛产进化之石,可是最近我们得到一些信息,进化山出现了很大的危险,里面的矿工逃了出来,死了很多矿工和精灵在里面,据活下来的矿工们说,里面出现了怪物一样的恐怖精灵,是从未见过的,我们有人调查过后,确定是某种强大的能源……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联盟官方势力出手之前,迅速调查清楚,并取走那种强大的能源源头的事物。”

    她没有再做太多隐瞒,直接说了任务大概,然后就是把任务分布给各方势力。

    接着是争吵和协调,这种事情不是梧桐现在的身份能参与,也不需要他参与,他只是在这里听个响,好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不过其实在争吵之前,几个势力的真正管事人,早就在一些大事上谈妥了,才会在这里出现。

    所以最后谈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散了。

    梧桐本来想回去的,可是想到半个多小时前发生的事情,还是决定先不回去,而是走向某个女子。

    有些事情,也许在她那边,能比去找凯文有意思。

    ……

    半个多小时前,梧桐刚离开的时候。

    玻璃板上只剩下自己,荼萝看着那蔚蓝上倒映着的粉烫脸颊,还是觉得像火烧一样。

    虽然最后他已经攀上衣里的手,没有再往下面探去,也没有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可是荼萝都觉得自己现在上半身,已经像是被抽了骨头一样,软着趴在这玻璃板上,慵懒的不想动。

    “笨蛋!真是个大笨蛋,一点都不矜持,白听家主说那么多驾驭男人的经验教导了……”

    荼萝嘴里骂着自己刚才的主动,可是看着玻璃倒映着自己的脸,嘴角却一直弯起没有停过的笑脸,又忍不住笑得更厉害了。

    她笑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脸色渐渐怔然。

    手在抚摸着自己这具她也知道对男性充满了无法拒绝吸引力的身体,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她以前小的时候,很不理解为什么母亲会喜欢上那个病怏怏的弱小父亲,自有记忆起,他就大半数时间是躺在床上,咳嗽,家里的药味不断,母亲的一双手,也是和她长相与身材明显不符合的粗糙,家里的小杂货铺和田地,都基本是母亲一个人在操劳。

    别人的父亲,会把他家的小公主架在脖子上,玩骑马游戏,会牵着她们的手,一家三口在各种节日祭典上出现,小时候在街上看到时,她都是会下意识默默躲到一边的巷子里,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觉得那样的场景好像抬头在看太阳,很刺眼,不想看,又忍不住躲起来,远远偷看。

    可就算是那样,荼萝还是能记得清清楚楚,母亲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喂着他喝下药汤时,那种目光和脸上神态,那是一种她当时无法理解的,好像泛着光般的明亮。

    “妈妈……”

    她轻轻叫了一声,手摸着玻璃板上,还记得以前那些人,现在一些老人,都总说,自己长得很像母亲。

    迷茫的心,最后渐渐变得坚定起来,甚至有些狠绝。

    荼萝明白,莉佳那边已经十几年了,玉田村家一直在不断发展壮大,可是依然和那边保持着“友好”关系,她一天比一天成长,也一天比一天,心底里的绝望累积更深,她很清楚如果没有意外,想让莉佳愿意付出足够代价帮助她救出母亲,恐怕要到玉田村家拥有可以碾死对方的势力时,才有可能。

    但这些年来,荼萝为莉佳做了不少事情,了解了一些那些老牌势力的底蕴,知道那些人手里掌握着怎么样强大的精灵和力量,又有怎样的人脉和关系,才会一天比一天绝望。

    至于玉田村家族,其实荼萝从来没有过任何归属感,自记事以来,父亲躺在病床上,母亲身边总是有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连带她也被一些同龄人女孩各种讨厌,因为她一样招那些同龄小男孩们的目光。

    就连莉佳,也因为一天比一天清楚她是家主,是名义上的主人,而她,只是家生子,是天生的奴仆。

    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荼萝心想,他强大、年轻,又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就有了这么巨大的变化,还是神秘的超能力者,能只是有点心疼的买下几十万的贵重礼物送给她,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最重要的是,俩个人的关系,由于心灵领域的联结原因,远比和莉佳那边稳固。

    在没有被梧桐单方面关闭的那段时间,荼萝能感知到一些,关于梧桐这个人的本质。

    其中一个,就是非常的护短,他很护自己人,只要是被他认为是自己人,那么他就会完全不讲什么道理。

    另外一个,是很讲契约公正,只要他答应的事情,就不会违背,哪怕是要报复,也只会在规则内找办法钻漏洞,或者约定结束后,再狠狠报复。

    她露出一个有些凄然的笑容,无论是莉佳还是这个少年,都不喜欢两边摇摆的自己。

    所以必须做出选择,才会有现在脸上流露的心狠决断,和种种感情与利益的天平衡量。

    最后,荼萝自问,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早已经不是什么白莲花了,手里沾过一些人和精灵的血,也背叛过那位一直待她不错的小姐,她心里不觉得自己能每天晚上还安稳的睡觉。

    荼萝能狠下心去伤害别人,可是她也见识过更多更心狠手辣的人,比如那位家主。

    她不觉得自己再哪怕十年成长,就能比那位家主更优秀,能像她一样,脱离了家族,也能迅速成长起来。

    更不用提那个少年,没有家族的底蕴,却在几年时间里,拥有能和自己家主平等面对面交谈的底气和资格。

    “看来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呢……”

    荼萝笑了起来,或者说,早在那件银色披风穿在身上的时候,她不久前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

    如果不是有一份已经心甘情愿的喜欢,她觉得自己找了那么多借口,好像只是想否认这个事实,是她先喜欢了上对方,可是并不确定自己第一次的心意,这么忐忑,能不能得到哪怕不那么对等,至少是希望有的回应。

    人生总是在赌,荼萝看向那遥远的海平线,仿佛出现了他的模样,那和自己一样漆黑的眼睛。

    “我可能真的要很喜欢你了,就要做出决定了,那就不会再回头,那你呢?”

    波皇子这只企鹅般的精灵,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客厅来到她身边,轻轻靠了上去。

    荼萝轻轻抚摸它,回想常磐森林里经历的种种记忆片段里,暗自告诉自己要有勇气一点,其实没有多少人过得事事如意,反正再坏,也不会比以前只能自己默默硬扛一切的时候,坏到哪里去。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