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与自己战斗

作者:洪山诗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打坐是不是屏气凝神的状态?不是,那是故意给自己找别扭。是不是散漫无聊的状态?不是,那是思维的散乱。是不是强制安静的状态,心思是强制不了的。

    这些体验的获得,是我近期在打坐过程中,与自己的对比,与妍子的交流中,得出的浅显结论。对与不对,找谁问去?

    当我坐下来,将腿盘好,最开始的战斗,总是从腿上开始的。两腿的酸麻胀痛,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接踵而来。

    古人的一个话头:“如是降伏其心”。这个如是,究竟是什么?

    降伏其心,心如何被降伏,采取什么方法?什么样的标准状态才可以被称之为降伏?

    与腿作斗争,酸麻账痛的感觉,如此真实,愈演愈烈,你怎么可能不受影响?看样子,要降伏其心,必须先降伏其腿。

    我好久没有坚持打坐了,刚上座时,这种现象比较剧烈。人坐在上面,真想动动腿,真的有点不好坚持的味道。但我知道,我曾经达到过舒服的状态,这一关必须要过,这一关迟早能过。

    大概过了一周左右,腿的问题解决了。但这只是第一步,闷气是第二步,解决这个闷气的问题,我以前有过记忆的。在云南,刘大哥教我,不要有意呼吸,只是观察它。这样久而久之,闷气的问题也有所缓解。

    打坐应该成为每天的习惯,丢了这么久,要重新捡起来,几乎是重走了从新手到熟练的老过程。

    我观察呼吸的时候,有时脑袋里会突然冒出其他思想。比如:门关好了吗?茶杯里的水倒了吗?昨天晚上妈是不是说过,她今天要出去散步?二娃难道就不回老家了吗?他回老家,卖烧腊的是不是给他讲过我的故事?

    思想会突然跳出来,打扰你的观察。

    这很烦,但当我意识到,这是心灵的正常现象时,也就不太烦它了。抽刀断水水更流,这是思维之波的正常起伏。我觉得,我们的一切记忆和思维,如同流水,经常因河底顽固的石头,泛起突然的浪花,这些浪花中,有泥沙水草和游鱼,让你根本看不清河底,也映不出上面纯色的青天。

    从原理上讲,我是说我从书上看的所谓原理。要让心静下来,让水不再流动,让浑浊的水波动的水沉淀下来,那么,水底的样子就是你自己,水面映出的天,就是世界。而水,本身,仿佛根本不存在。

    观察呼吸,我又想到,这是用什么在观察?是我的心吗?但这个心肯定不是所谓的真心,这妄心,用妄心观察的结果,不还是妄想吗?

    借假修真,是不是这个道理?

    如此纠结地反问和试探,经过了好几天后,我发现这不是办法,于是请教妍子。

    “妍子,我不明白,我在观察呼吸的时候,为什么控制不了突然冒出来的异想?我是用什么来观察的?观察的结果最终会是什么样?”

    “哥,你想太多了。我发现你看的书太多,妄想也就太多。按佛教的说法,你犯了所知障。”

    “什么意思?”

    “对于我来说,我只记得一心念佛,不管什么心啊、思维啊、对错啊,用一心念佛这个绳子,系住所有的关注和思想,虽然我不能说我能够做到一心不乱,但也只是偶尔跑偏,很好的。”

    她接着说到:“你知道的,都是别人描述的味道,那是吃甘蔗的方法和效果,但是,你手中有甘蔗吗?没有。说食不饱,这个道理你还不明白?想东想西,哥,你有那能力吗?那是过来人的体会,不是你初学者可以捉摸的。入海算沙,你在干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按我师傅的教授,不管其他,一心念佛,一切功德尽在其中。”

    “那我该怎么练?”

    “你就按云南刘大哥和文大姐给你说的,只观察呼吸,用观察呼吸这一个方法,来对付所有产生的杂念。”

    也许她说得对,反正,她不会说她不懂的东西。好吧,用一念系万念,是这样吗?我又想多了。

    佛说:“止、止,吾法妙难思。”

    不要东想西想,就按妍子说的吧。我观察我的呼吸,当冷热气流交换时,气体和流动和身体及鼻腔感受的温度变化,确实让我产生了呼吸线的感觉。

    这条线,吸气在进入鼻腔以前、呼气在出了鼻腔以后,是一个面,然而,在鼻腔中,就成了一股一束的感觉。

    这股这束,过了几天,就变成一条细线,徘徊于鼻窦处,明暗闪烁,我知道,到此,我已经恢复到云南的水平了。

    随后出来的现象,仿佛准时到来。眉心处,出现肿胀和跳动现象。仿佛一枚铜钱,贴在了我的眉心。跳、挤、胀、紧这些感觉,经常交替出现。

    这是不是第三只眼?如同二郎神一般?是不是传说中的天眼通,能够观察前世来世,以及最远的遥远?是不是可穿墙透壁,看到一切想看到的东西,而不受时空阻隔的限制?

    想到这些,我努力将视力向眉心转移,结果,眉心的跳动都消失了,一切回到从前。

    这巨大的特异功能,或者说是神通的诱惑,让我不能安下心来。每到眉心有感觉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激动起来。自己知道这不对,但无法控制。一激动,现象就消失,这就好比水中捞月一样,它仿佛在那里,但它又不是。

    当我把这说给妍子时,她笑到:“哥,你自寻烦恼了,你这还早着呢。据我所知,跟我们一起在庙子的人,大多都出现过这种现象,我也出现过。师傅叫我们不要理会,后来它就自然消失。你居然把它同神通联系,你想多了吧?”

    一个画面闯了进来,我好比一个小学生,第一天上学,回来兴高采烈地跟姐炫耀:“姐,我会算术了,我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姐笑笑:“这我早就知道了。”

    我在妍子面前,是不是有点二?

    从我小时候来,我所得到的一切东西,都是我用力抓取来的。这种努力抓取的心理,形成了一种习惯。在刚开始打坐时,我也用劲,试图控制自己。

    但控制自己的愿望越大,自己就越别扭。控制自己的力量用得越狠,自己就越容易失控。当越想控制腿痛时,腿会感觉越来越痛。后来,在实践中,我发现,你不在意它,它的疼痛感会减轻。你不去注意它,它就越来越不会干扰你。我把这种努力,叫舍弃法。当一件事引起你的烦恼时,你可以暂时当它不存在。时间长了,它就真的有可能不存在。

    “任它着地自成灰”,这是一个和尚对待落叶的态度,与其永远清扫那无尽的落叶,不如看着它,让它自己“化着春泥更护花吧”。

    这种消极的对待身心的态度,我以前从来没有过。消极,在我历史的认知中,都是不好的代名词,但在打坐中,却起着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个逻辑困境摆在我面前:你当它不存在,它就真的不存在吗?这肯定是说不通的。睡觉时,当天地不存在,但第二天醒来,天地还在那里等着你。闭目塞听,是要闹笑话的。

    我想了好久,得出一个大致的答案:对于物质世界,这不行。但对于精神世界,你不去关注它,它就会从你的思维中渐次消失。

    但这又违背了佛经上的另一个说法:“心物一元”,心和物是一体的,产生于同一个本源。而我的结论,明显与这个原则不符。

    那就还有一种可能,我这个精神世界或者心理活动,只是一个妄心,不是真心。真心与世界同体,而妄心,却与世界的性质不同。

    我用虚妄的心会修来虚妄的道吗?这不跟瞎子牵瞎子一样?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但是,如果不这样,人生的危险是注定的。不用说我们无法知道明天是否平安生存,就是我算是预测大师,穿透一切障碍洞时一切世事,也只不过可以得出一个不变的结论:人总是要死的。

    死亡的危险,谁都不能逃避,如果要想求得永生,即使这是毒药,也得试试。况且,古往今来,不是有好多高手,宣称自己得道了?试验成功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得到这种结果呢?

    呼吸越来越浅,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首先消失的,是呼吸的节奏,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有点莫名的小激动呢。要知道,呼吸的节奏感,是与生俱来的习惯。当出生后,那第一声啼哭,就已经产生了这个节奏。

    如果没有这个节奏感,我意识中,鼻窦处的那个亮点,再也不一明一暗了,它几乎始终以不变的光亮存在,一点微弱的光亮,我注视着它。

    最开始的注视,我还有用眼睛的习惯。在日常生活中,要说注意到某个事,总是习惯性地把目光投身到那个事情上。眼珠盯住那个方向。

    最开始我注视眉心跳动时,也有下意识的交眼珠转移到眉心方向的动手,但事后一想,我双目是闭着的,眼珠转动有作用吗?而且眉心在正中,我当时的眼珠,是不是挤成了一个对眼?

    注意是用思维注意,而不是用眼睛看。这种方法,我也是用了好久,才熟练起来。

    注意那个个光点,安住于那个光点,几乎外界的扰动,干扰不了我的思维了。

    外面的扰动,如同模糊的电影,画面虽然在流动,但我如同有锚固定似的,并不随它转动。

    《追忆似水年华》中的那个场景,再次浮现在我面前。我如躲在水底的人,世间的事物如同水外的世界,而我的思维如同流水,我只是看着它反映出变幻的色彩,而我本人的身体,在水底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

    这本书的作者是法国人,他没有学佛或者静坐的经历,但他的意识却与我达到一个相同的境界,这是不是也证明了,我们走在同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总结一下,至今,我用水来比喻思维,大概产生了三种意象:瀑布、流水和池塘。池塘最为安静,这大概是我目前近似达到的境界。

    这种状态,不知道要持续好久。反正,近段时间以来,我上坐后进入这种状态的时间越来越短。但它会导致什么样的新的境界,我却不知道。妍子也避免回答我这样的问题,按她的话来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就是,她是她,我是我的意思。

    在一次次试探,企图看到更深的更新的现象时,你会越来越散乱,这是我的经验。我就保持着这个现象,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但另一方面,却产生许多身体的现象,虽然我不注意它,但它变着花样来干扰我的定力。

    比如平常的肌肉跳动,后来到特定穴位的跳动,有时如针扎,有时很酥麻,有时就是机械性地跳,那块肌肉和皮肤,如同长了几颗跳跳糖,麻麻杂杂地。

    偶尔,我会感受到血液在血管流动的进程,甚至还捉到呼呼的声音。偶尔,我会闻到突然而来的一股香味,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妍子焚香或者护肤品的气味。

    有时,脑袋突然有一炸的感觉,突然大脑一片空白,吓我一跳。然后,再次收拾心情,回到观察那个亮点的状态。

    有些地方发热,从丹田到全身到头顶。但只要不注意它,这种发热,并没有给我带来不舒服的感觉。但如果注意它,分析它的好坏,有时热得让人受不了,有一种想脱光衣服的冲动。

    我只知道,在打坐过程中,凡是冲动,都是不可取的。解决冲动的办法,就是不去注意它。

    但有一个大问题出现了,那就是,性的*,从身体到心理,开始全面占领我,想屏蔽都不行。

    最开始,当光点不再明暗时,身体是清凉的感觉,那种状态是最舒服的。但后来,肌肉跳到身体热,身体的变化就越来越明显。

    有时我在座上,身体会不同自主的摇动,甚至会莫名其妙地哆嗦,或者突然一跳,仿佛要从座上跳起来。这只是偶尔的现象。

    但是这个阶段过去后,我感觉有一股力量,从丹田处向下冲击到会阴处,在海底积蓄着一种冲动。我的那个部位,不自觉地坚硬起来。这种坚硬,最开始并没有性的意思,只是如气体胀满的皮球。

    我没在意,只当它是身体气机发动的一个表现。当年练习朱先生的周天循环法时,也是这个通道。从头顶下来,经喉结到胸到丹田到海底,再从海底顺背后脊椎向上再到头顶。

    只不过,那个循环是由意识到身体,也就是说,是有意假想的通道。但这次,仅这一段,由丹田到海底这一段,却是真实感觉的发生。

    在这一段反复发生一段时间以后,就出现了精满则溢的现象。以前有梦遗,我当兵的时候,战友把这叫跑马。但每次跑马,总是在梦中出现交合的镜头,然后才有喷薄而出。

    这段时间打坐后,那部位根本没有收敛的迹象,如同一个骄傲的小伙子,压抑不了自己的荷尔蒙。我知道这是个罪过,在佛堂之上,这是犯淫戒的。况且,对自己的妻子,这个冷静高贵的妍子,更羞于出现这种情况。

    我下坐时,总是夹着双腿,偷偷踅摸着下来。然后,迅速冲向浴室,洗个冷水澡,以平复那个地方。

    “哥,你最近,下坐后,为什么总想要冲澡?”

    她问我这个,我怎么好回答呢?其实我心中已经产生过邪恶的念头:你又不让我亲热,我也是没办法。但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我有种负疚感。

    她不在的那些日子,我为贪图身体的欢乐,不所不至,可以说是比较糜烂了,怎么可以指责她呢?

    “我打坐,出现身体发热,冲个澡,降降温。”我应付到。

    “发热是正常现象,你不要太在意。”

    “没事,我知道。”

    其实,这种偷偷摸摸的掩藏,让我在这种貌似神圣的活动中,增加了我的羞耻感。我甚至觉得,自己长这么个东西,居然天天发生这样的直立,是不是证明,我是个坏人?

    但身体影响意识的规律,还是避免不了。我有点像是一个被*牵着走的人了。

    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是一天早上。当我正准备下座时,妍子已经先下座了。她到卫生间去小解,我听到那边传出她丝丝的声音,甚至在脑海中,想象出了她的身体,光洁的令人眩晕的身体。当冲马桶的水声音传来时,我几乎要一跃而起,真想扑进去。

    她却在这时候出来了,她看到卫生间门口的我,笑了笑:“哥,你也要上?”

    我点点头,迅速从她身边侧身而过,钻进了卫生间,面对镜子,我看见,我不仅满脸通红,连眼睛也如狼一般,透露出凶猛的红光。

    先洗了把冷水脸。我记得我跟妍子点过头的,假装上了下厕所,其实没拉出什么内容,也装模作样地冲了马桶,让那巨大的水声,传到外面的她的耳旁。

    我在洗澡时,在哗哗水声的掩盖下,我长呼一口气,然后低头望着我那不听话的东西,不自觉地开始了自行动作,羞愧偷摸中,有种别样的刺激。但脑海想象的妍子的身体,确实还是让我有种莫名的压力。一泄而出,水声哗哗,身体放松。我感觉,我的思想,渺小得,如一粒尘埃。

    从此,两种倾向牵动着我的思想。一种是因宗教和打坐,让我有一种道德感。一种是因身体和*,让我有一种压迫感。两种感觉带来的思想矛盾,让我有点魂不守舍,很难集中注意力了。

    在今天上午,这事就比较明显了。我在饭后泡茶时,给我的杯子和爸的杯子,都泡上了绿茶。等爸过来正要喝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错了,赶快把他的杯子抢过来。

    “爸,我泡错了,我重新给你泡。”

    “错了就错了,绿茶我也可以喝。”

    “没事,我重新泡一次就行。”

    赶快拿着杯子,背过身泡茶,仿佛要在他的目光中,逃离现场。

    当妍子挽着妈刚要出门的时候,我喊了声:“妍子!”

    “哥,啥事?”她回过头,认真地倾听我的说法。

    我突然忘记我要说什么了,望着她,摇摇头,笑到:“只是打个招呼,没事。”

    这些细节,不管妍子和妈察觉没有,反正爸已经察觉出我的异常了。因为我在跟他下棋的时候,往往很明显的瞎子棋,自己却没看到。输得冤枉不说,更有一种急躁的,总想对子的感觉。

    “庄娃子,你这两天,心神不宁的,有事吗?”

    “没事,爸,也许这两天事情多了点,想生意的事上去了。”

    “你前段时间不是理出头绪了吗?有什么想的?没出什么事吧?”

    “真的没事,估计天气热了,人有点急躁。”

    是的,天气热了,姑娘们穿得越来越少了。我走在马路上,越来越不专心了。那些姑娘们薄纱似的包裹下,我的目光越来越游移了。

    我甚至有时候盯着妍子的背影发呆,虽然我曾经太熟悉那里面的内容,但至今仍然有巨大的好奇心,想用思维揭开她身上的面纱。

    我觉得自己是邪恶的,身体到心灵,总不由自由地被这种相当占领。占领后的人,变得心神不安。

    不安又是静坐的大敌,如何降伏这种由身体和心理带来的双重压力,成了我今天最大的考验。

    早上是这样,有时午觉起来也是这样,搞得我不敢出门,面对端坐在书房,念经的妍子。我决定寻找出路,当然,在妍子面前,我不好开口,我只好在书架中寻找,寻找古代的圣贤。

    也许,面临这种困境的不是我一个人,好多过来人,是否留下片言只字呢?

    寻遍二十四史,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古人的典籍好像故意在回避这个人生大事,根本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如果要在圣贤的典籍中发现与之相关的记载,大多是荒淫的君王,如何葬送了国家和性命,多是批判的态度。

    但是批判归批判,它一直都在,如何解决呢?谁能够给我答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名隐士的前半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