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腥梦暮月》第一卷 腥梦 第一百三十四章 歌

作者:杨子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千年前,整个中原势力割据,大小国度、联邦、宗门,各个势力都占据着。为争夺地盘和资源,各个势力互相争斗,民不聊生。

    彼云国,那是一个地处西南的小国,和其他小国一样,要么被大国支配,要么就是灭亡或者即将灭亡。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躲在一座木屋里瑟瑟发抖。这里是她的家,本来是的,不过很快就不是了。村长要把小姑娘祖上留下的天地和房产全部吞并,原因很简单,她是一个扫把星。母亲因为生她难产而死,父亲整日酗酒,对她非打则骂。无论村里哪里小孩和她走的近,到最后不是病重就是意外身亡,因此,村里的大人们一见她不是吐口水就是立刻回家紧闭房门,谁还敢喝这种人接触。这还是好的,一些小孩因为惧怕她,经常拿石头砸她,砸的她遍体鳞伤。

    虽然命运多磨,但是也长这么大了,换作普通小孩,估计都死了。可是她不同,她非但不会生病,而且身上的伤口第二天就会愈合,这样的怪物,让村里人十分忌惮。

    她长的很漂亮,肤如凝脂,吹弹可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越长大,越透漏着吸引人的邪魅。很难想像,一个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女孩子,居然长的倾国倾城。

    一点都不夸张,倾国倾城都快成了贬义词了。

    妖孽,只能用妖孽来形容。村里的成年人见了她,都下占为己有,一亲芳泽。更为兽性的是,就在昨天,她的父亲,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居然把她叉叉圈圈了。她惊恐愤怒之下,将她的父亲杀死。

    “我自己种的白菜,凭什么我自己不能吃。”

    这是她的父亲在发兽性的时候说出的话,她家已经十几年没有种过什么菜了,哪里来的白菜。这颗白菜,当然就是指她。

    她父亲的尸体还在她的旁边,腥臭的血肉弥漫着整个屋子。

    门,开了,被一脚踢开。

    她惊愕的看着门外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把这个妖女烧死,不要让她再祸害人。”

    “对,烧死。”

    “既然要烧死,为什么不利用一下。”

    利用,她一无所有,有什么好利用的。

    “对,这个女【表】子不能让她这么便宜去死。”

    这种话,出自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妇女嘴里,她平日里敦厚老实,也是村里出了名的贤惠。可是她却说出如此惊人的话语。

    女孩只穿了一件破烂的衣裳,这件衣裳原本只是旧了些,但昨天,被她兽【性】大发的父亲撕的破破烂烂,露出里面如凝脂般滑嫩白皙的皮肤,而那些抓痕,已经完好如初了。如此诱人的一幕,当然有很多男人跃跃欲试,特别是已经光棍好多年的男人。

    他们如野兽一般,疯狂的扑向这个无辜的女孩,可是谁会在意?全村三百多人,都怀着恶毒的心,就看着这一幕幕,直到女孩精疲力尽的时候,将她架在了柴火垛上。

    烧了她,烧死这个妖女!

    谁是正,谁是邪?谁又分的清楚。

    恨,女孩心里只有恨。

    恨不得把眼前的所有人,都杀了。

    那是一个怎样的夜晚,肮脏,血腥,丑陋。

    直到第二天清晨,血流进了河里。女孩蹲在河边,看着自己绝世的容颜,她洗了把脸,不禁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她站了起来,转过了身,后面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的身后,一具具尸体凌乱的躺在地上。

    “是她吗?”这个人,满头华发,身材不高,很瘦,腰板却挺的倍直,傲视的看着女孩。

    “是的,就是她,你不信,可以上去摸摸她。”一本会说话的书,悬浮在那个奇怪的老头身边,“她的邪恶,我看根本不用试探,三千年,又是三千年。”

    又是三千年,邪果一千年发芽,一千年开好,一千年结果。

    女孩警惕的看着他们,发出恐惧的“呜呜”声。老头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别害怕,我们不仅不会伤害你,还要送给你一场大造化。”

    女孩当然不会相信他们,她的身边,一道道强大的力量正在旋转,旋转的速度太快,空间都似乎扭曲。

    老头微微皱眉,却露出了欣喜:“你叫什么名字?”

    “禅宣。”

    禅宣,这个名字,这个女孩,将整个中原大陆的人几乎杀了个干净,十室九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刘一手又喝了一杯酒,咂咂嘴,似乎有些失落:“她当时已经觉醒,但境界只是日月争辉巅峰,我的境界虽不如她,但她不会任何巫术,只是单纯的驾驭元素力量。光的力量,啧啧,那家伙,强的我看见都打哆嗦。如果那个时候我就把她杀了,这个世界,又会不一样了吧。”

    薛恩皱了皱眉,道:“一百年间,数十亿条无辜的生命,被卷入旷日持久的战争,你当初真应该把她杀了。”

    刘一手耸了耸肩,道:“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别说我,后来宁清秋不也没有把她杀了?要怪,就怪宁清秋傻,非要留她一命。”

    薛恩有些不明白,问道:“宁清秋为什么不把禅宣杀了?”

    刘一手道:“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当时的说法是,教化。”

    薛恩更是听的云里雾里:“教化?”

    刘一手道:“是的,宁清秋当时发现禅宣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个了。当时的禅宣在把村屠了之后,就没有再造杀戮。所以宁清秋把她留下,居然还想把她当继承人培养,你说宁清秋傻不傻。”

    薛恩看着眼前的酒,还冒着热气:“一条狼,无论怎么训练,它终究是狼,不会变成狗。”

    刘一手道:“对,没错,狼终究是狼,永远不会变成一条听话的狗。宁清秋居然想用爱来感化禅宣,哈哈,禅宣心里,除了恨,什么都留不下。更何况,神殿可不是宁清秋一个人说了算,神殿旗下八杰,可都不是什么好鸟。也就是歌稍微好些,不,不是稍微,而是正人君子,就连老主人都说,八杰他最看中歌,就像十几年前死去的梁孝,说起梁孝,老主人都觉得死的冤枉。”

    “歌!”薛恩道,“是曾经被誉为最接近神的人,那个集才华、智慧、美貌、仁德和力量于一身的歌?”

    刘一手道:“对对,就是他,禅宣一生男人无数,但唯独对歌情有独钟,可惜啊,歌看不上她。”

    薛恩戏虐的笑了笑,道:“歌莫不是爱上了——”

    “宁清秋。”刘一手如果不是因为在茶楼里,不太想引人注目,估计已经哈哈大笑了,“歌如此高风亮节,天下可怕也只有宁清秋才配得上他了。我老头子虽然没谈过恋爱,但谁叫我聪明呢。”

    薛恩冷笑两声,道:“可惜最后在杀禅宣的时候,歌也死了,好人通常不会太长命啊。”

    刘一手摇了摇头,说:“不,没有,他在奄奄一息之时,被一个人救了,而且,还领悟了大道,终得万法归一。”

    薛恩好奇道:“谁那么有本事,把歌救了。”

    刘一手道:“曾经号称能与风术比速度的飞云门门主落云,在最后的决战中,千钧一发之际,发挥出堪比光的速度,将歌救下。”

    薛恩皱眉道:“你怎么知道这些,恐怕连宁清秋本人都不知道吧,你不会是胡诌的吧。”

    刘一手道:“我胡诌,呵呵,我为什么知道,因为在三百年前,我遇到了歌,老主人很欣赏他,因此之前我们多少有些交情。我们把酒言欢了三天三夜,而且,巧得很,落云祖上曾经是老主人的心腹,拥有全本《僵族秘术》。不过后来只剩下了残卷。”

    薛恩道:“就是那个,唯一一个不肯修炼秘术的大护法?所以,他知道了你的身份。”

    刘一手毫不在意,道:“是的,我们约定好了,谁也不许把秘密捅出去。我可是一个很守诺言的人,你可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外人。”

    薛恩冷冷一笑,道:“可是你还是食言了,因为我知道了。”

    刘一手又倒了一杯,酒壶已经空了:“不要紧,反正,他——也要现世了。”

    薛恩惊讶道:“他一出来,那边的人,恐怕要坐不住了。”

    刘一手诡异一笑,道:“当然,那边的人,真的要坐不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