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谁之辉煌

作者:琢玉六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十八具行尸,以指掌牙齿为利器。

    他们身形坚如金石。

    血催行尸,动作迅速。

    二十八尸便如二十八个高手。

    海神王剑法之高以气化剑,与人对敌,随掌发剑,瞬间所至,本是优势,对于身躯如石不知痛楚的行尸,在这个时候却变成了劣势。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是不利。

    金石般身躯的尸体,如果要直接用剑反倒是省力。

    气剑化声,切入尸体内发出嗤的声响。

    行尸仿佛变得更加狰狞。

    剑气愈快,二十八具尸体的行动亦愈发的快。

    海神王不禁皱眉。

    今日一事,慕容白突然反叛自己。令自己深陷其中。

    今日一战,原本是帝王霸业之战,却不料变成了人尸盲目混战。想到此处海神王掌中气劲暴涨,剑雨如霹雳,劈向二十八具行尸。

    剑劈尸身,行尸不畏不惧,剑气阻挡,它们只是迟疑了一下,随即扑上。

    如此往返,也不知什么时候。

    海神王心中思绪。计从心来。只见黑暗中丈室间,他脚步身影如飞,大喝一声,双手竟握住一行尸小腿关节上,也正是海神王才能有此威力。人尸本沉,再加上桐油和藤甲,重量非比一般,海神王臂力一抖,一喝之下,竟将重二三百的尸体抖将开来!沉腕抬臂尸体竟如剑招一般使出!

    以尸对尸!

    形势瞬间大好!海神王气劲满贯,以尸对尸,金殿中如雷霆一般震动!

    双臂一翻一送,迎击行尸,行尸飞出!撞到坚石!尸飞石裂!

    正当时喵呜一声!

    碧眼亮睛!十几只狸猫窜了出来!

    海神王心中暗沉。

    寻梦公主为了对付自己不但倾尽所有,而且用尽心机!

    十几只狸猫本不足道。

    可是自己双臂抬尸,以致无法推出掌中剑气。

    抬尸对尸,本足够应付二十八具行尸。

    但那狸猫体小动快牙尖爪利扰乱了自己的行动和思绪!

    狸猫善幻。

    情况一变再变!那狸猫忽然聚集一处忽然散开。

    海神王目光跳动。

    那狸猫散开,只见瞬间碧眼如血一抬头如狼似虎一般长啸!

    啸声刺耳!

    让人心神不定。

    海神王目光一聚心神一凝。双臂一送,再抓一具行尸一抖砸向狸猫!

    狸猫四散。

    喵呜一声。

    狸猫昂头。

    突然发出咯咯的声音!

    狸猫声音再变。

    只见狸猫眼口中泣血!

    血喷如雾。

    金殿中血腥臭重让人欲呕。

    空气笼罩血雾。

    空气似有异变。

    雪凄冷,火炙热。

    空气中的异常!

    海神王眼睛中忽有无数行尸!无数狸猫!

    无数行尸无数狸猫尽数扑上自己怎能分辨真假。

    哪还用分析。电光火石间。

    只见海神王就地一滚鲤鱼倒穿波。抬手摸住坚石棺材,千斤石棺被抬起,喝了一声蓄足劲力,往金殿石柱一掷!

    轰隆隆!

    大殿金柱摇晃。石棺落。

    好似地动山摇!

    石棺落。殿塌陷。无意塌陷出寻梦公主等人的暗道。

    金柱揺。殿顶晃。无形摇晃穹顶八脚金龙显端倪。

    这一次不但有效阻挡了行尸和狸猫挫败了幻术而且出现了生机!

    太和殿并不是金石浇筑天衣无缝。

    这一砸一晃。皆是万钧千象之力!

    殿塌陷。殿顶晃。金殿塌陷可入金顶摇晃可飞!

    海神王目光一落。

    上天入地。皆在一行。

    不容当想。海神王生当做人杰死亦是鬼雄。

    蛟龙入海,飞龙在天。当做在天飞龙,不愿浅滩之困。

    拿定主意,海神王长啸一声贯注真力。双掌聚合猛发一掌拍向殿顶金龙!在此时海神王身形倒转沉腕探手再抓一具行尸。

    海神王抱举行尸,真力劲力全汇聚一飞而上!

    行尸顶开金殿龙顶。

    海神王犹如困龙升天!

    间发一线。海神王放目瞬间被无数光芒迎上!炽热的白光!让人睁开不了眼!

    海神王历经两朝,当世一人,心高气傲。太和殿四周封闭他若破了血尸之阵必然从顶上飞出!

    好个寻梦公主原来早出料想,先下埋伏!

    原来四周屋顶上都是高丈许的银铸镜子!

    银光汇聚犹如无数的剑光!直射向海神王。

    海神王挥掌破镜!

    镜一动,镜后银针飞出!

    满天银针!

    犹如漫天花雨!

    漫天花雨飞银针在同时十几名白衣人飞出!

    阳光,衣光,剑光,镜光,针光,万光大盛!

    阳光下,海神王出手甩袖袍折针光,挥手化气剑迎剑光,转腕打镜光,反手击衣光!

    海神王虽已和血尸斗足三个时辰!冲出大殿用尽力量!可海神王终究是海神王!

    当世一人!

    这一切千招万化,不过是火石间一气呵成。

    可海神王折针光,迎剑光,打镜光,击衣光,在同时也是电光火石间,一柄剑从阳光,衣光,剑光,镜光,针光万光间飞出!

    破万光飞出,趁其无备!

    犹如天地间的闪电,亦如闪电的一击!

    太和殿顶。

    闪电的一剑!

    剑刺入!

    刺入海神王胸口!

    在同时,白衣引剑,同样的是一柄剑!高玉成亦快的一样飞上太和殿闪电一般的截击那闪电的一剑!

    高玉成的剑本亦如闪电一样的快,但人距离太和殿顶毕竟太远人剑虽快却阻止不及。

    当阳光正盛的时候,一切在阳光下都会格外的耀眼。

    最耀眼的是血。

    最耀眼的是剑

    血从剑锋剑尖滑落。

    高玉成本想阻止那剑,想问个清楚自己和海神王到底真的如寻梦公主所说是师徒关系,看来这一切已无法回答。

    江南武林能有如此剑法除了天下第一剑客慕容山庄兰台公子慕容白还能有谁呢?

    高玉成看着那柄剑。

    叹息一声。

    “好快的剑”

    午时已三刻。

    高玉成到了太和殿前。

    “你来了”

    “我来了”

    寻梦公主道“你本不该来的,海神王或许和你真的有些关系,此情此景我怕你见了未免要触景伤情”

    高玉成道“我必须要来的”他道“因为我不想被欺骗”

    “我并没有想骗你”

    “我知道。”

    “可我想有些事当面问的清楚。”

    寻梦公主微喟“现在海神王已死,所有恩怨都已了结。有些事也已无法询问。”

    “我知道。不过,有些事并没有完全了结。”

    “何事?”

    高玉成看着那柄剑,目光中有一人。

    “还有一件事。”

    慕容白这时开口。

    “我知道。”

    “哦?你知道?”寻梦公主疑问。

    “何事?”

    慕容白白衣如雪。

    人孤寒冷漠。

    两个绝世剑客终究是相逢。

    高玉成道。“端午正阳,金陵城上。

    高玉成的目光已看向慕容白。

    慕容白已瞧向自己。

    慕容白道。“今日正是端午,午时已三刻”

    “金陵城中,太和殿前,”

    高玉成“高玉成”

    慕容白“慕容白。”

    “人在?”

    “人在。”

    “剑在?”

    “剑在。”

    空气仿佛瞬间凝结。

    闪念间。

    每个人的目光里脑袋中仿佛闪过一道闪电!

    他们同时出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就像王羲之的笔李白的诗。

    没有人形容那种速度!那种姿态!那种境界!

    他们的剑超越了人,超越了一切。

    剑光流动。

    人无人、无我、无他。

    唯有剑!

    “叮”的一声!双剑相交,穷尽所有,忽然停止。

    剑在手,剑式已停止!

    这一战已结束。

    任何人都想不到:两把剑尖相抵分裂,两把名剑剑锋竟合在一起!

    高玉成心里明白慕容白心里也明白。

    是海神王。

    慕容白昔日曾东渡海上,无意找到海王岛,他的剑法修为境界离不开海神王的指点。

    高玉成年少长与深山,师传所授虽不见师面,亦知当世能有如此的只有一人正如寻梦公主所说是海神王。

    所以名剑相交。剑锋契合。

    两人武功如出一辙。

    名剑已毁。

    剑客呢?

    夜。

    深夜。

    深宫夜庭。

    酒醉人醒。

    今日一战,今日辉煌。

    寻梦公主一战,金殿之上救皇帝败海神王立朝堂一班文武全悉听任之。

    江湖中剑客高手对决,名剑相毁慕容白弃剑,高玉成奔走。江南武林七十二派已尽在掌控之中。

    名权巅峰。

    歌舞升平。

    一杯酒,她的目光更亮。

    她还要什么呢?

    “恭喜公主,今日铲除海神王解朝堂之危立朝堂之威,江湖上名剑客气势挫,江湖人纷乱七十二派尽在掌控,朝堂江湖莫不臣伏!”

    灰衣老人躬身,递了一杯酒。

    听完后寻梦公主眼睛中似乎有萧瑟之意。她接过酒。轻嘬一口。说道。

    “翁老,他走了?”

    “走了。”

    寻梦公主又笑了笑。

    “今日事成,多亏翁老鼎力相助,若不是翁老授幻术,传巫蛊对付海神王哪有寻梦公主今日呢”

    寻梦公主忽的又自叹了口气。

    “我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那老翁笑了笑。

    “今日夜已深,老身先行告退。”

    夜深沉。

    老翁走进了深入墨色的夜。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忽的笑容突然凝住!

    血腥味。

    浓雾。

    浓雾薄纱。

    血腥味中带着胭脂香味。

    在这时。浓雾中走出两个红衣女子。

    突然两盏幽绿如幽灵的灯笼出现了。

    深夜雾中异常的鬼魅!

    翁老一笑。

    笑容也同样诡异。

    “很好。”

    红衣女,只见薄纱中若隐若现的身姿,红衣如血。脸色白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