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谁家的小孩子

作者:半夏浮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而且在自己除掉了秦沫之后,祁白也一直在帮助自己打理雨花楼里的事情,一切都井然有序的,那现在,自己是应该要找两个人来聆音阁,保护自己了吗?

    “你又不会轻功,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不太好脱身,罢了,我带你去吧。”

    姑苏凉当然不是为了想要偷偷的去调查沈千山手下的势力究竟有多庞大,毕竟如果自己真的想要对沈千山下手,顾嫱现在就在自己的手上,根本就没有必要舍本逐末的去调查他究竟有多少侍卫,不过为了避嫌,在把顾嫱带到雨花楼之后,姑苏凉还是在正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唉唉唉,你这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如此的不懂事,你家大人呢?难道没有告诉过你,这种地方不是小孩能进来的吗?”

    老鸨也是经验丰富,却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不足十岁的男孩子进青楼,这未免有些太荒唐了吧?姑苏凉看见这幅场景,也觉得有些诧异,这男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一定不是寻常的人家,整得这么小的孩子,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姑苏凉本来并不想要多管闲事,但是那小孩子也奇怪,明明这青楼之中有这么多的位置,这么多的人,他偏偏就扑到了姑苏凉的身边。

    “哥哥,外面有人追杀我……”或许是因为见着这小男孩有些眼熟,平日里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姑苏凉,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是什么人在追你?”

    “哇……我要找娘亲……”

    这小孩子一哭,马上就吸引了周围人的视线,别的不说,就单说姑苏凉的身份,他出现在青楼,倒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若是身边再多了这么个小孩子,大家肯定都会对他议论纷纷的。

    “你这小孩子究竟是谁家的?”老鸨一看这势头不对,赶紧拽开了那个小孩子,“这谁家的小孩这么不懂事,青楼是你这样岁数人该来的地方吗?”

    顾嫱在房间里,刚刚选好了两个可以随身保护在自己身边的人,一推开暗室的门,就没等推开雅间,就听见了小孩子的哭声,她有些防备的推开了雅间的门之后,整个人靠在了走廊上的柱子旁边,探头出去,想要看一看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这事情的两个主角,自己竟然都认识。

    一个就是这被小孩子拽着死活都不肯放手的姑苏凉,另一个倒是有些少见了,那是叶氏的儿子,也就是顾知画的弟弟顾临溪。

    这小家伙,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到这种地方来?难不成在他娘亲离世之后,顾临江也根本就不管这个家伙了吗?

    一看见是个小孩子,顾嫱也就放下了心,毕竟岁数也不大,难道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不成?

    顾嫱下了楼,站在了姑苏凉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这可是顾丞相的小儿子啊,看来你说的没错,这个顾老头还真的是一直盯着我们呢,竟然都没给我半点机会,能够脱离他的桎梏。”

    姑苏凉一听这孩子是顾临江的,赶紧撒开了手,身边也开始嘈嘈切切的有了声音,“这哪里是姑苏公子的儿子呀,这明明不是顾丞相家的小公子吗?怎么一个人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老鸨一听见这人是顾临江的小儿子,也马上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顾嫱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这顾丞相府,我们是肯定要去一趟的了。”

    姑苏凉和顾嫱两个人心里都很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们两个人以这样的身份去了,顾临江的府上,很有可能会惊动沈仲白,这也就是顾临江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在自己和沈司音的婚约完全确定下来之前,让自己和沈仲白破裂,这么一来的话,就像是沈仲白那么多疑的人,一定会对自己有所防备。

    “不必,我们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去顾家。”

    顾嫱身后偷偷的跟着两个暗卫,不愧是沈千山训练出来的暗卫,就连姑苏凉一开始都没有察觉到他们两个人的存在,直到到了聆音阁之后,顾嫱才让他们现身。

    “你确定这样不会对小孩子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吗?”顾嫱从一开始就对这个小孩子是没有社么恶意的,就算是自己弄死了叶氏,也就只是为了叶氏当时做了那么多陷害自己的事情,这个小孩子,终归还是无辜的呀。

    这小孩子自己绝口不提自己是从哪里出来的,姑苏凉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便直接把小孩子带上了自己的马车,所有人都认为这姑苏家的两个公子,一定会把这小孩子送回丞相府,却没有想到,姑苏凉用了迷香,把顾临溪,直接就带回了聆音阁。

    “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再者说了,他这个爹都这样利用他了,难道还会在乎她的身体是否健康吗?”姑苏凉把小孩子放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命令自己手下的人看守好,这才回到了大厅里。

    “那可不一定哦,我可跟你说,现在这个小家伙可是顾家的独子,顾老头愿意拿它出来引诱我们上钩,就说明咱们在他心里还真的是很重要,说不定正想着我们能把他小儿子带回家去呢,却没有想到,我们直接把他儿子带到了聆音阁。”顾嫱笑了笑,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反正也是顾临溪这个小家伙自己不肯说出自己是从哪儿来的,这可怪不得他们两个吧?

    果不其然,大半夜的,顾临江还是亲自带着人到了聆音阁来了。

    姑苏凉和顾嫱两个人都在客房里睡的正香,顾嫱一早就知道顾临江这个老家伙一定不会放心的小儿子,所以特意连人/皮面具都没有摘下来,就等着顾临江自己上门来。

    “顾丞相,这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你能到我这聆音阁来,不知道有何贵干啊?”姑苏凉揉揉眼睛,一看就是睡梦之中被吵醒的样子,看着门外的人,还做出一副茫然的样子。

    “姑苏公子,小儿今天不慎走失了,听闻街上的百姓说是您带回了聆音阁,老朽特意来接,麻烦了。”

    “哥哥,是什么声音啊,都大半夜了……”顾嫱长得就更像了,这一看见了顾临江,马上就睁大了眼睛,“哎,这不是丞相大人吗?这么晚了,怎么还来我们这里吃饭啊?我们都打烊了。”

    “不是,然儿,今天我们两个在外面见到那小孩子,是顾丞相家的,你快去把他带下来吧,免得顾丞相还担心呢。”

    “哦。”

    顾嫱走上楼去,推开了房门,却突然想起了,姑苏凉给顾临溪下药的事情,只能把这孩子抱了下来,别的不说,这臭小子到真的是沉,自己根本就抱不起来,只能求助于门口的守卫。

    顾临江看见自己的孩子闭着眼睛,稍稍有些着急,“这是……”

    姑苏凉赶紧解释,“丞相大人,别着急呀,这小孩子睡的早,现在睡得正熟呢,您听,这都还打着呼噜呢。”

    顾临江自己找上门来,还是子啊大半夜的时候,动静闹得足够大了,沈仲白一定会知道,而且他不会有丝毫的怀疑,顾临江这一招用的倒是挺高的,不过他偏偏遇上了顾嫱和姑苏凉两个人,这计谋不仅没得逞,还差点折了自己的儿子。

    “难怪我觉得他那个小孩子有点眼熟,原来是你弟弟。”姑苏凉跟在顾嫱的身后,走上了楼,“那可未必,顾知画都不是顾老头的亲生女儿,这顾临溪,只怕是也不一定是顾老头的亲生儿子。”顾嫱睡的不踏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就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摊在了床上,这一天到晚的,事可真的是不少。

    白天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池渊一大清早醒过来的时候,也以为自己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额头上的伤还是提醒了他,昨天自己确实做了过分的事情,为了确定自己,并没有说出什么不必要的话,池渊还是决定带上礼物前往了聆音阁。

    池渊到了聆音阁,姑苏凉和顾嫱两个人却都没能起得来床,毕竟昨天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晚上又被顾临江来闹了一趟,两个人早上哪里起得来呀,一个比一个能赖床,池渊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对,零星的记忆,加上现在里伙计对他有些防备的神色都不停的在提醒着池渊,自己昨天绝对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池渊也不好意思在这个地方多呆,着急忙慌的把自己手里的礼物放了下来,就赶紧离开了,现在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去抓紧安排好自己手里的事情,安排好了一切之后,才能把沈司棋快一点的接出来。

    池渊不敢再白天的时候去找沈司棋,就只能等到自己晚上在皇城之中巡视的时候,才能抽空去一趟沈司棋的寝宫。

    想来想去,两个人也还是没有想好,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逃出去,沈司棋有些着急,“可是再过三天,我就要跟着南齐的使臣一起离开了,这该怎么办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