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匠心》正文 正文 187 标准

作者:沙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甲三考生登台,前面那个的成绩明显让他又有点紧张。

    他的声音抖得有点厉害,孙博然不耐地皱眉,让他冷静点儿,结果他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更紧张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然当众哽咽,哭得说不出话来了。

    云远际连忙起身安慰他,孙博然和刘修对视一眼,满脸都是无奈。

    片刻后,这名考生还是没有恢复,孙博然指了指旁边的衙役:“行了,把他带下去吧。”

    甲三考生顺从地跟着走,明显以为只是让自己休息调整一会儿。没想到衙役要直接带着他下城楼。

    他大惊失色,转身结结巴巴地问:“我,我的分数……”

    这一次,考官们评分的速度明显比前两轮更快,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得出了结论。

    “甲三考生得分如下:第一项,满分五十分,得分五十分。第二项,满分五十分,得分四十二分。第三项,零分。最后总分,九十二分。”

    孙博然话音刚落,书吏就已经提起了笔,把这名考生的名字和成绩全部登在了纸上。这架势可以说很明显了,他的分数就此已成定局,再没有修改的余地。

    这考生惊呆了,越发结巴了起来:“我,我……第三项……”

    孙博然听出了他的意思,冷冷斜了他一眼,道:“难不成皇上命你奏对,也要先等你哭完了不成?”

    这考生顿时闭嘴,满面惊惶,却再也不敢多说。

    徒工试的目的向来明显,是为皇帝为人才。他需要的标准,当然跟普通工匠不一样。

    心态不行,连话都说不清楚,哪来的资格面圣?

    甲三考生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分数,沮丧地跟在衙役身后下了城楼。

    他第二项拿了四十二分,这分数比甲二还要高七分,证明他的技术实力的确不弱。但第三项直接判为零分,不仅让他的物首直接没希望了,之后能不能通过考试还是个问题。

    许问往四周看了一眼,很多人都开始缩得跟鹌鹑似的,明显被孙博然这一下给吓到了。

    接下来是甲四考生上台,他很明显受到了影响,气息急促,声音颤抖。

    但有了甲三考生的教训,他可不敢有多余的表现,就这样颤抖着声音、有点结巴地完成了自己的讲述。

    比较幸运的是,他跟魏斗下一样,是在制作之前就想好了百宝箱用途的,因此他说起来的时候有条有理,非常清晰。

    最后,他的三项得分分别是五十、四十、三十,总分一百二十,虽然比魏斗下还要略低一点,但也是个难得的高分了。

    听到自己的分数,他似乎有点不可置信,盯着宣纸上的数字看了老半天,最后用力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喜出望外的表情和百分百的傻笑。

    “第一项满分好像还挺容易的,完成就行了,第二项有点考技术,但感觉还是第三项最容易拉开差距。”许问身后, 庄守又开始小声叨咕。

    “嗯,第三项更看重实际内容,不要说得花团锦簇,能讲清楚就行。”陆鹏举小声补充,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

    他俩的想法跟许问的不谋而合,庄守往许问左边看了一眼,很自来熟地问:“再下一个就是你了吧?加油!”

    许问转头对着他一笑,点头道谢。

    甲五考生来自咏志县,名叫苗旭,长相温雅,气质极佳。他从容蹑阶上台,向着三位考生拱手行礼,三人眼睛同时一亮。

    “听说去年的府物首就是一个美男子,今年这位,看上去也绝不逊色啊。”云远际赞叹道。

    去年的府物首,那就是岑小衣了。

    “做木匠的又不看长相,还是得看手艺。”一听这个名字,孙博然的笑容立刻淡了下去。

    “孙大师说得是。”云远际笑容不变,轻声附和。

    苗旭开始陈述。

    他不仅长得好看,声音沙哑磁性,也很好听。能听得出来,他在做之前也只考虑到了结构,没去多想用途。但他第五个上场,准备时间更加充分,上台之前就已经全部想清楚了。

    因此,他对用途的安排能听出略微的僵硬与强行凑和,但基本上都能说得过去,配合他的声音与外形,就更有说服力了。

    一番话下来,除了孙博然仍然面无表情,两名副考官的脸上都带上了明显的笑意。

    最后三人评分,他第一项同样五十分,第二项四十分,第三项三十五分,总分跟魏斗下的一模一样,也是一百二十五分!

    两人竟然同分,这要是最后都排到了第一的话,物首归谁?难道要再考一次吗?

    苗旭也有些意外,低头与城楼下方的魏斗下对视了一眼。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温雅的笑容,轻声向考生道谢,转身回去。

    “有请甲六考生!”

    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无数道目光落在了许问身上。

    “加油!”庄守和陆鹏举同时小声给他鼓劲。

    没有人在面对这种场合的时候能完全冷静,此时就连许问,也感觉到了微微的紧张。

    但浮如云絮一般的情绪稍瞬即逝,他随即稳定下情绪,拿起自己的百宝箱,步伐从容地向着城楼方向走去,一步步登上台阶。

    路上,他与下来的苗旭碰面,苗旭温和地向他一笑,鼓励地点头。

    许问回以一笑,不知为何让苗旭有些惊讶的样子。

    许问没有多注意他,很快收回了视线,走到了城头,在考官们面前站定。

    考官们全都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注视着他,过了一会儿刘修才移开目光,对着同僚笑了起来:“没想到今年风姿如此卓绝的少年人这么多!”

    “小小年纪,夸得太厉害,小心捧杀。”孙博然仍然面无表情,不过盯着许问看的时间绝不比另外两人短。

    “好看就是好看,公平评价,这哪有什么捧杀不捧杀的。”刘修意外地反驳了孙博然。

    虽然有主副之分,资历也有差别,但两人其实是平级的。而这种大师级工匠,对美的感受非常的明显直接。

    许问表情平静,似乎被夸的并不是自己。

    “被夸了你也不高兴吗?”刘修又看了他一眼,好奇地问。

    “我爹娘要是听见,一定很高兴。”许问回答。

    “为什么?”刘修一愣。

    “这相貌,毕竟是他们生给我的。”许问说。

    片刻的安静过后,城上城下一片笑声。这时,就连孙博然也忍俊不禁地露出了笑容。

    但这笑容几乎刚刚展开就消失了,孙博然淡淡向许问点头:“闲话不要再多说了,讲正事。”

    这时要是换了别的考生没准会有点委屈,话头明明是刘修起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但许问只是简简单单应了声“是”,就毫不犹豫地开口了。

    “我所做的,是一个木工的工具箱。”

    只一句话,许问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他手里的箱子看。

    甲字号的全是木工,工具是他们最熟悉的东西,工具的大小尺寸,每个人都很清楚。

    所以,但凡许问一句话没说到位,这里的所有人都能听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