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前夫,双修么?》正文 第25章 怎么,要我喂你?

作者:陌上迟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空气,静滞。

    厉憬衍久久没出声,恍若未闻。

    他背对着他,容修寒看不清他的神色。

    “憬衍?”

    “嗯。”良久,厉憬衍才轻轻应了声,语调毫无波澜,没有任何起伏。

    烟燃到尽头,指尖被烫了下。

    他低眸,随即摁灭。

    “知道了。”他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容修寒点点头。

    “要是明早还没有退烧,我再过来趟,再不行必须去医院。”一贯的有条不紊语调清冷,顿了顿,他到底还是加了句,“心病需要心药医,解开她的心结。”

    看了眼腕表,他又道:“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他也不等厉憬衍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修寒。”

    容修寒站定。

    厉憬衍依旧没有转身,落地窗上,他淡漠的脸被映出,衬得他的眸色更加幽暗:“什么样的刺激会让人失忆又性情大变?”

    容修寒微讶掀眸。

    只一秒,他便猜到了什么。

    “慕时欢?”

    厉憬衍抿着唇,没有作声,但答案显而易见。

    “她……”

    “算了。”厉憬衍忽的出声将他打断,语调有些狠厉,细听之下,似乎还带了点儿不易察觉的咬牙切齿。

    见状,容修寒没有追问。

    只是在转身之际,他眼睫一垂,视线定格在他的背影上,沉静问道:“你怎么样?最近还有没有突然短暂头痛的症状出现?”

    厉憬衍望着窗外,幽暗漆黑的双眸始终深不见底。

    “没有。”他平静吐出两字。

    “那就好。”

    容修寒很快离开。

    没多久,徐姨端着煎好的中药出来。

    一颗提着的心终于稍稍回落,只是瞧见厉憬衍还站在窗前抽烟,以为他还在担心,于是安慰道:“先生,您别太担心,容医生的医术整个江城都是有所耳闻的,太太吃了药肯定会很快退烧,好在容医生回来了,太太……”

    “徐姨,把药给我吧,”厉憬衍转过身,“熬点清淡的粥送上来。”

    停顿了下,想到什么,他神色淡漠又吐出几字:“鸡丝粥。”

    说罢,他伸手接过徐姨手里的中药。

    徐姨先是愣了两秒,反应过来之后,心中宽慰,脸上不觉浮现笑意。

    ……

    夜,已经暗了。

    卧室里,窗帘被拉上,唯有一盏浅色的落地灯亮着,衬得偌大的卧室愈发静谧,也因此,厉憬衍听见了隐隐绰绰的哽咽声。

    门口没有灯光,他站在那里,双眸掩在暗色中,更显得深沉幽暗。

    顿了两秒,他走近。

    暖晕的灯光浮在她脸上,落下阴影的同时,也清晰照亮了她脸上的泪痕,此刻,眼泪一滴滴地从眼角流下,漫过她脸庞,最终将枕头彻底沾湿。

    她始终闭着眼,只是一声不吭地默默流泪,而那眼泪就跟决了堤的河水似的,怎么也止不住,看着委屈至极。

    没多久,她似乎哭得越来越厉害,眼睛鼻子皆通红,又啜啜泣泣,颇有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不是……师父……师父……”微微摇头,她无意识低喃。

    厉憬衍居高临下盯了她片刻,忽的冷笑:“慕时欢,差不多得了。”

    自然,没有回应,除了啜泣。

    她越哭,厉憬衍越觉得有股躁气从心底涌出,控制不住。

    忽的,他俯身,一手撑在她脸侧,另一只手捧住她的侧脸让她面对自己,阴沉着脸凶狠威胁:“不许再哭!”

    大约是他手上用了劲儿,床上人很不舒服地皱了皱眉,愈发用力摇头,似在挣扎。

    而没两秒,她的眼泪掉得更汹涌了。

    厉憬衍气极,闭了闭眼,他哼笑一声,但到底,他还是松开了对她的桎梏。

    站直了身体重新立在床边,他看着她,忍不住掀唇嘲讽:“你有什么资格哭?从前不是嚣张得很,横得很?嗯?怎么,现在遇到点事就软弱不堪只会哭?你慕时欢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这辈子都不会流眼泪?”

    莫名的,越说,那股躁气就越肆意。

    厉憬衍止不住地冷笑:“躲着不醒来以为就能妄想博取同情?”轻呵了声,再开腔,他眉目阴沉,每个字都是从喉骨深处溢出,“慕时欢,你做梦。”

    不知是被他的威胁吓到了,还是她已经没力气哭了,话音落下没两秒,啜泣声就没了。

    她额前的几缕头发早已被汗水和眼泪沾湿,厉憬衍瞧着,眉头微锁,有些不耐地开腔:“起来,喝药。”

    床上人仍是没有回应。

    但,厉憬衍分明看到了她的嘴角抿了起来,一副被欺负不想吭声的模样。

    “呵!”他冷嗤。

    他盯着她,半晌,他重新俯身,伸手直接恶劣地捏住了她的鼻子!

    “唔!唔……”

    没一会儿,她的脑袋摇得更厉害了,软若无骨的手还试探着想要将他推开。

    厉憬衍就是不松手。

    “唔……”

    突然,挣扎之际她剧烈。

    “咳!咳咳……”

    本就被烧得不正常潮红的脸此刻更是红了个彻底,整个人被憋得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一样。

    “唔……咳……”

    迷迷糊糊的,慕时欢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

    她双眸红肿湿润惹人怜,看着好不委屈。

    只是……

    没什么焦距。

    她只是醒了而已,意识并没有跟着回来,无论是她的眼神还是其他,都透着两个词——

    消极。

    抗拒。

    厉憬衍想到了容修寒的话。

    冷着脸松开,他开腔,声线虽低缓,但其中的威胁意味格外明显。

    “喝药。”

    睫毛颤了颤,慕时欢望着他,没动。

    厉憬衍只觉那股躁气猛地冲进了胸腔里。

    然而下一秒,他唇角微勾,痞雅笑意溢出,俯身贴近,他捧着她的侧脸让她看着自己:“慕时欢,要么,自己起来乖乖把药喝了,要么,我喂你。”

    顿了下,他唇角笑意愈发危险,再开腔,声音变得极为低沉,每一个字,都被缠绕在威胁之中:“知道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喂药怎么喂么?”

    指腹刻意在她脸颊上轻缓摩挲,慢慢的,最后下移轻按在唇上。

    “嘴对嘴喂,懂么?”

    慕时欢眼皮狠狠一跳!

    将她微小的情绪变化看在眼中,厉憬衍唇角勾起的弧度愈发明显,他低笑,手指又沿着她的肌肤缓缓暧昧下移:“不喝,我们就换另一种运动治疗,做……爱,嗯?”

    几乎是他薄唇吐出那两字的同一时间,像是突然清醒,慕时欢瞳孔跟着重重一缩,呼吸倏地急促,脸上布满了惊恐和害怕。

    “你……”她试图说话,偏偏缺水空腹以及高烧的折磨让她声音极为沙哑,而害怕之下,她甚至都发不出声音!

    尤其……尤其他的手指还在摩挲。

    大脑嗡的一下就炸开了,一瞬间,慕时欢身体僵硬紧绷到了极致!

    两人离得极近。

    她滚烫的呼吸喷洒而来,和他的交缠在一块儿。

    厉憬衍眯了眯眼,接着要笑不笑地勾了下唇,最后手忽而往下落在她的睡袍上,作势就要解开……

    “我喝……我喝!”

    带着明显哭腔的沙哑声音已然破了音。

    “我……我喝……”瞪着红通通的眼,慕时欢很想忍住,偏偏在男人的注视下,又怂又害怕哭出了声,“我……喝……”

    闻言,嘴角笑意敛去,厉憬衍起身。

    “起来。”他居高临下没什么表情说道。

    话才落,慕时欢眼眶里的泪水更多了,她啜泣着,深怕他会兽性大发,只能努力地爬坐起来。

    可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

    才撑着想起来,一个脱力,她直直摔倒。

    “啊——”

    她立即咬住唇咽下声音。

    可哪怕她的脸涨得通红,哪怕她费力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她都爬不起来,反而让自己更加不舒服。

    慕时欢不服气。

    咬着牙她想再试一次——

    “啊!”

    被子忽的被掀开,猝不及防的肌肤相触,她……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慕时欢一下瞪大了眼,盯着他,瞬间忘了呼吸!

    直到……

    她的腰靠上枕头,被子重新盖在她身上。

    慕时欢呼吸忽的变得急促紊乱起来。

    不等她回神,一碗黑乎乎的药出现在她视线中。

    男人没有说话。

    但慕时欢很清楚,或者说,很害怕,如果自己不喝,他……他一定会……

    “怎么,要我喂你?”

    突然,男人凉薄中带着冷冽笑意的声音落了下来,似乎还若有似无地加重了“喂”这个字音。

    慕时欢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尽管不想,尽管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抗拒,她还是咬牙接了过来。

    却不想,她手抖得厉害,一个没拿稳……

    微凉的舒适触感在下一秒从她手背上蔓延至了全身。

    他……

    他握住了自己的手。

    一瞬间,慕时欢只觉……

    “慕时欢,别耍花样。”

    话,跟着砸了下来。

    哪怕没抬眸,慕时欢也能想象得到男人此刻是什么神情。

    嘲讽,轻鄙。

    高高在上。

    莫名的,慕时欢只觉有股难言的酸涩感觉涌了出来,一下子将她的心脏包围。

    咬住唇,她难过委屈地别过了脸。

    厉憬衍低眸望着她,眉眼间的不耐似有隐隐增多的趋势。

    “喝了。”他沉声命令,紧跟着把碗递到了她嘴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