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寸山河》正文 梅子雨 084章 人生好艰难

作者:最爱吃咖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家乡闹饥荒的时候,卢又礼吃了人肉。

    真的很香。

    他虽只是个穷书生,缚鸡之力却还是有的,不然怎么撒尿。

    那里不过是个小山村,没有洛阳这般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的繁华场面,更没有高来高去的神仙下凡来搭救困苦。

    父亲母亲死的早,就他带着一个妹妹艰苦过活,读书只是闲下来的事情,每日大半的时间都是挑粪担柴,到山里捡拾些野菜果蔬之类,那边山多水多林子多,虽然家里没有田,自己和妹妹却也没有真的饿过多少次肚子。

    可是有一天山被一把火烧了。

    倒不是什么人有意干的,约莫就只是天雷勾起了地火,然后大火烧光了森林。

    山下的村子也被烧了干净,很多人都死了,被烧死的,被饿死的都有。

    好在自家的窖子里还藏了好些干果,都是他平日里有意无意丢进去的,因为书上说过有备无患。

    本来那些东西要是省着点吃足够等到来年山上重新翻绿,可是他那个傻妹妹在他出去找食物的时候拿了自家的果子帮了几个快饿死的村民,等他回来的时候,窖子里的东西就被人抢光了。

    全村的人都来抢了,砍柴的张叔,掏粪的李叔,和气的林婶儿,还有住在村头,他从小就憧憬的丫头珍儿。

    后来妹妹就饿死了。

    再后来,他提着自家的砍柴刀,趁夜杀光了全村的人。

    那一晚,他饿极了,什么吃的都找不到,坐在珍儿的尸体旁边,他突然就觉得好香!

    从那以后,他的力气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一整根的原木都能扛起来,眼睛开始变得越来亮,大晚上走路,周围的一草一木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卢又礼知道,那晚之后,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某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吃饭吃菜还是能够充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素食不论做的多么精美,不论里面加了多少香精味料,吃起来总是寡淡无味,吃多了还会闹肚子。只有血,饮起来才是甘甜,只有肉吃起来才是痛快。

    可他终究还是一个书生。

    很有缚鸡之力的书生。

    他知道吃人是不对的,所以他只饮些獐狐兔血,吃些鸡鸭鱼肉,生的。

    卢又礼的力气越来越大,渐渐的已经可以同那些凝血境的修者相比,虽然不算厉害,却再也不至于饿死了。

    后来他凑足了钱去赶考,院试,乡试,会试,殿试皆中,成为了一名实打实的进士,后来被分会到了洛阳,做了一名七品的小知县。

    洛阳繁华,虽只是附近的个小知县,朝廷分润下来的气运却比偏远地方的要多出那么一些,这些气运加身之后,他越发的想要吃肉了。

    卢又礼半点的心法招式都不会,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体内自然而然就生出了一枚青中带着些微黄的元丹。他自然而然的就会飞了。

    后来在洛阳同知大人的府邸中,卢又礼见到了跟着知府爹爹来串门的陈清平,第一眼,他便知道他是喜欢上她了。

    她和珍儿一样,真的好香。

    卢又礼又想吃人了。

    ……

    “那个卢又礼怪怪的,我不喜欢他。”陈清尧道:“就算哥哥给你找的那些人你不喜欢,你也不要和他在一起,他总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平穷的少女陈清平道怒目道:“我也不喜欢那个青萝,她给我的感觉也是怪怪的,你也不要和她在一起,要选也选叶萱姐姐么,都是来自素女观的,我瞧着玉女殿的叶萱姐姐比那个罗刹殿的青萝就顺眼多了。”。

    陈清尧笑道:“叶萱不过是为了和青萝斗气才来洛阳找我的,清清你这么聪明会看不出来?走吧,跟哥回去。”。

    陈清平甩开哥哥的手道:“我不管,我就是喜欢卢又礼,你不让我见他,我就不回去,就在关颖小姨那里住到明年选拔赛开始。”。

    陈清尧拗不过妹妹,只说亲自送她到了洗剑阁才放心。

    “不用了!”陈清平嫌弃的摆摆手道:“你赶紧回去找你家青萝,不要在我这里碍眼!”。

    陈清尧笑道:“我这不是怕你被人欺负么?再者,洗剑阁这个月难得开放剑鸣山,我早已叫了青萝一同过来,只是你们俩向来不合拍,所以我就让她和叶萱先到那边去了。”。

    平穷少女嘻嘻一笑:“看在你舍得扔下小情人和红颜知己跑来看我的份上就暂时不和你计较卢又礼的事情,不过你现在真的可以回去了,”说罢,少女拿青葱玉指对着旁边正和虹双打闹的姜宁笑道:“这个混蛋虽然嘴巴很贱,但实力比起老哥你可是半点不弱,我和他一路往小姨那里去,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哦?”陈清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战意。

    姜宁的境界他瞧得分明,只有元丹一层而已,可清清从不撒谎,他说姜宁比得上他,那就是比得上,不会有半点的水分。

    一个元丹一层的竟能同他一个元丹九层的不相上下,天赋怕是要比自己都高出一大截,陈清尧见猎心喜。

    姜宁有意无意的掏出了秦阳的那把鲤鱼扇。

    “这位…”

    “姜宁!”

    “敢问阁下的鲤鱼扇是从何处得来?”

    姜宁一笑:“捡尸捡来的。”

    “有兴趣过两招?”

    “没有。”

    陈清尧依旧是温煦一笑:“那好,我走了。”。

    青玄,姜宁。陈清尧眼中有光芒闪烁。

    一年之前,这个人还只是生虚一层。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元丹一层。青玄的弟子,真的就这么厉害么?

    老哥干脆利落的离开着实让陈清平吃了一惊和失望,憋着小嘴嘟囔道:“切,还以为能有好戏看呢,这家伙今天怎么了,平常的时候只要碰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如论如何都是要打上一场的,难道是急着回去见青萝?”。

    姜宁舔着一张脸谄媚道:“平穷姑…,清清姑娘,听说那个观音大士是你的小姨,我这里有一把剑,你看看是不是能够请她给做成一把灵器什么的?”。

    “滚!”

    姜宁一行人很快便到了洗剑阁的山门之外。

    修行了《苍木剑图》之后,姜宁对于剑气的感应就极为的敏锐,尚有二三十里的距离,他就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密密麻麻的锋锐剑气在天空中徘徊。

    类似于这种徜徉在剑林之中的体验,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姜宁很庆幸自己出言撩拨了那平穷姑娘一句,否则今日多半就直线南下连洛阳城的城门都不入,岂不是错过了天大的机缘?

    若鹊儿还在身边,这种机缘错过也就错过了,姜宁不会有半点的心疼,修为高低只是随缘,冻不着饿不到也就心满意足。

    可事到如今,姜宁感谢上天曾经或是现在赐予自己的每一分机缘,因为这样的机缘每多一分,他将来拿到十三国大比第一的可能性就大一分。

    远远的,众人就看见了两个美人,一个穿着青色的薄纱,里头有红润的肌肤若隐若现,媚态十足,另一个人穿着白色的留仙裙,仙气飘飘没有半点烟火味道。论长相,两人皆是李平安那种级别,比起鹊儿和那青烟阁里的解语姑娘却要略逊一筹。

    两个美人中间立着一位神态温煦的白衣公子,可瞧着他那欲言又止的复杂表情,半点也没有享了齐人之福的得意快活,倒是有些像是想要找块豆腐撞死的纠结心态。

    平穷姑娘陈清平见到老哥这一副半死不活的呆滞表情顿时心怀大畅,见不到心上人卢又礼的烦躁和一路上被姜宁调笑生活艰苦的愤怒都消散了大半,撒丫子跑过去抱着白衣叶萱的胳膊就亲昵的叫了一声嫂子,陈清尧顿时就感到左手边有一股杀气腾腾升起,别无他法,只能闭上眼睛等死。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子好玩儿了。

    姜宁丝毫没有过去帮忙解围的打算,虽然他瞧见了那陈清尧祈求的目光。

    想想自己成天被红二,木棉还有褚倾城三个来回编排的苦难生活,在看看这家伙现在生不如死的悲惨世界,他突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就连武道境界都微微有一些提升。

    姜宁心说这样的场面要是能多见几回,指不定到了明年南唐进行大比选拔的时候,自己都要一步跨入星极境界了!

    好在那个素女观的叶萱是个懂得适可而止的聪明人,虽占了上风,却也没有得意太久,马上便转移话题道:“那几位是清清的朋友?”。

    “对呀对呀!”不等陈清平回话,姜宁就走了过来笑道:“我们都是平穷,哦,是清清姑娘的朋友。”。

    有鸾刀飞出,直奔姜宁的下三路而去。

    “姜丝,你找死!”。

    子母刀上下齐出,姜宁一把小灰便防守的滴水不漏。

    平穷姑娘冷笑道:“方才比试的时候本姑娘只用了一半的实力,姜丝你给我小心了!”。

    姜宁笑眯眯的勾了勾食指示意放马过来,一脸忧郁的道:“放心吧,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我是不会对平穷至此的姑娘你出手的。”。

    “燕折!”陈清平收起了情绪,低声呢喃。

    青色的丹元注入到了脚下,少女的速度骤然翻倍,母子双刀尽数脱手,一鸾一凤在空中各自划出了了诡异的弧线,兜兜转转,向姜宁刺去,而那少女的身影也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姜宁笑道:“有趣。”。

    通过真元牵引灵器作战并不算困难,凝血境界的时候姜宁便已然可以做到。可那平穷姑娘出手之后便直奔自己而来,分明就没有半点心思放在那一子一母两柄短刀之上。

    “飞鸟投林,”姜宁一笑:“你这分明是凡人们用的抛刀术!”。

    平穷少女惊异于姜宁毒辣的眼光,连带着眼底都有了些亲近之意,时至今日,愿意返璞归真研究那些凡人们功夫的十万个修者里面都找不出来一个,姜宁能够指名道姓如数家珍的讲出她所用招式的名称,确实让她有些遇到了知音的欢喜。

    功夫虽然是凡人创造出来的功夫,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招的实用性特别好。

    接连抛出两刀,子母双刀相互牵引,攻击姜宁的时候本需要耗费相当大的精力和真元来进行引导。

    可若是出刀的人仅仅凭借肉体的力量就能掌控飞出去的刀在空中经过的轨迹, 那她就大可以专心致志的从正面攻击姜宁,至于先前的那两刀,一旦出了手就就与她本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这样一来一回就相当于有三个人在同时从三面夹击姜宁一个人,胜算自然也要大了许多。

    平穷姑娘的身体在即将对上姜宁的时候一个诡异的偏折闪身到了侧面,手心里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把与方才几乎一模一样的子母刀,眼中有着戏谑的意味闪过。

    “有钱人,真奢侈!”姜宁一脸的羡慕。

    子母刀的制作本就比一般的灵刀工序要复杂不知几何,何况是那位‘观音大士’的杰作,价值比起姜宁前段日子弄到手的那些个灵器加起来估计都要多,两把一模一样的子母刀也不知道要多少元液才能买得起。

    在看看他手中的小灰,连灵器都不是,在元丹境界没有灵器,与人交手总是吃亏。

    姜宁手中剑花一挽,三十柄光剑出现在了身体的周围,正是‘阳春白雪’的起手姿势,整个人就像刺猬一样,四面八方都是寒芒朝外的清冷光剑。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姜宁道:“比多那肯定还是我多!”。

    剑场只是稍稍一个轮转,轻而易举的就把那姑娘手中的母刀还有空中的一柄母刀两柄子刀尽数弹开。

    平穷姑娘并没有放弃,两对子母刀尽皆抛出了手去,左右手中又同时出现了两对子母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形,各自找了不同的角度攻击姜宁。

    四柄刀出手之后,那姑娘手中又有源源不断的小刀出现,带起一股股劲风抛向了姜宁。每一个小刀约莫只是有指头长,姜宁却清清楚楚的知道,那些小刀各个都是灵器!

    光剑开始不断的轮转,一刻也不能停下,因为那姑娘手中的小刀极为刁钻,只要姜宁的防御稍稍有些空隙,就会被她趁虚而入。比起那四把子母鸾凤刀,姜宁反倒觉得这些灵器小刀更加棘手一些。

    一轮远远的射完,那些小刀很快就飞回到了陈清平的手中,第二轮的攻击就衔接了上来,中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空档。姜宁一时间被压制的节节后退。

    平穷少女陈清平得意的笑道:“现在是谁多?”。

    姜宁连连认输道:“你多,你多,你可真多。”。

    少女得意的一挥手,所有的灵器一瞬间就都收回了体内。

    陈清尧的眉头一皱,财不可露白,这傻姑娘,人多眼杂的,这么多的灵器同一时间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难保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之心。同时又有些感激的看了姜宁一眼,他方才未必就是没了应对之法,怕只是想让看到这一幕的人少一些罢了。

    姜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无奈道:“人生真的好艰难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