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86、一片荒凉

作者:伴读小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地方吧……

    怎么形容呢,就是荒凉,是真的荒凉。最近的镇子直线距离一百四十公里,买个菜需要头一天靠老郑骑着摩托车去镇子上,第二天下午才能回来。

    哦,对了,老郑就是保安那个老头。他原本是附近一个种蘑菇的菇农,后来因为年纪大了,也就懒得干了,刚好学校筹建的时候说要找一个门卫,于是他就来了,这已经一个多月了,谷涛是他见的第一个人。

    不过老郑深山种香菇多年,无儿无女的他早就习惯了孤独,所以倒也耐得住寂寞,只是守着这偌大的校园,晚上的时候有点渗人,好在这里通电了,也有信号,可以在屋里看看电视抠抠脚,一夜也就过去了。

    现在谷涛来了,他倒是多了一个人可以聊天,虽然习惯孤独,但多一个人说说话,到底也不是一件坏事。

    谷涛在这住不习惯,所以每天晚上下班之后都会开车回薇薇那带孩子,但带了几天之后,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蒂法姐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而谷涛也就有一天没一天的住在这个地方了。

    在这么,倒也是有好处的,那就是野趣十足啊。在学校的后山上有一个野池塘,里面有鱼,林子里有兔子、树上有鸟、洞里有蛇,老郑又是个经验丰富的山里人,这几天谷涛吃野味可算吃了个过瘾,甚至偶尔还能喝到老郑自己酿的谷子酒杨梅酒,日子倒也过得去。

    被流放在这个地方啊……这算是被流放了吧?谷涛钓鱼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说好的学校,可是这跟守墓有什么区别嘛。

    “小谷?小谷!”

    老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打断了谷涛的唉声叹气,他应了一声:“老郑,这呢。”

    很快,就看老郑手里提着两条小孩胳膊粗的蛇和用一塑料壶的白酒走了过来:“咱爷俩,烤了。”

    谷涛累灶,点火。老郑剥蛇皮、取蛇胆,不一会儿两条蛇就被架在了烧红的木炭上被烤出了滋滋的声响,老郑也打开了一个塑料兜子拿出花生米和一把蚕豆,跟谷涛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起了酒。

    “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

    “犯了错误呗。”谷涛叹了口气:“男人嘛,有错要承认,挨打要站稳。而且这也不错嘛。”

    “是啊,每个月还有工资发。”老郑喜滋滋的喝了一口酒:“明天,明天我去掏个蜂窝,弄点蜂蛹来泡酒,好东西。”

    “好说!”谷涛揉了一把花生米到嘴里,含糊不清道:“再油炸一点。”

    “会吃!”

    一老一小商业互吹着过了一天,在黄昏来临时,老郑正在用山里采来的蘑菇熬汤,谷涛百无聊赖的坐在摇椅上看着天边的夕阳,大黄狗趴在他身边吐着舌头,鸟儿此时开始归巢。

    闻着浓郁的饭香,谷涛总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身边放着一瓶小酒,没事拿起来抿一口,好不逍遥。

    “过两天把老婆孩子接过来。”谷涛深吸一口气对不远处露天做饭的老郑说:“这日子,美。”

    “行啊,不就是多几双筷子嘛。”老郑也笑眯眯的说:“老头子就喜欢热闹。”

    “你糊弄谁呢,喜欢热闹为什么一辈子住山里?”

    “热闹不喜欢老头子啊。”老郑仰头望天:“我在城里住过,我还上过高中哩。可是他们都不喜欢我啊,我干脆住山里了。”

    老郑实际年龄快七十了,五十多年前的高中生算是中级知识分子了,看来这个老东西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老家伙,怎么不找个老伴?”

    “年轻的时候有过。”老郑把汤装起来,然后熟练的热锅下油:“把酱油递给我。”

    谷涛把酱油递给他,然后背着手看着他做饭,这老家伙的手脚麻利,刀工也相当可以,如果不是年纪大了点,谷涛都想收他为徒教他怎么做饭呢:“年轻时有过,人呢?”

    “嫁人了。”

    “嫁谁了?”

    “反正不是我。”老郑无由的叹了口气:“后来没过几年,病了,死了。”

    唉……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不带感情,但换位思考一下,当年正年轻的老郑听到心爱的人嫁人然后又黯然离场的消息时,会是有多撕心裂肺……也怪不得他一辈子隐居山林。

    “看来你还是个痴情种子。”

    “痴什么种子?老子是因为摸女学生大腿抓去劳改的,劳改的时候学会种蘑菇,放出来又找不到活计才住山里种蘑菇的。”

    唉?这个老东西,还以为是个痴情种子,没想到是个老王八啊。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坐在饭桌前一杯一杯的喝酒,高度的白酒很厉害,不多一会儿俩人都喝得差不多了,谷涛迷迷糊糊的进了自己屋,倒头便睡。而一直到半夜被渴醒他才睁开了眼。

    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床边发了会儿呆,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这酒够厉害啊……”

    而就在他打算继续睡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还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呼唤:“呵呵呵呵,谷涛……来啊,谷涛……”

    “妈的。”谷涛笑了一声:“在太岁头上动土,萨塔尼亚,阳离子冲击准备。”

    说完,他披上衣服准备出去,可刚一出去却发现老郑正坐在门口的摇椅上,半梦半醒的样子,听到谷涛的动静他微微睁开眼睛:“小子,你听见了?”

    “昂。”谷涛点点头:“那是个啥?”

    “山精。”老郑伸手拦着谷涛:“不能去啊,跟着山精走的人,没一个能回来,我晚上生怕你跟着走了,听见之后赶紧过来等你。没想到你个小兔崽子真想去啊。”

    对于老郑为什么知道山精,谷涛一点都不意外,一辈子在山里的人,谁没碰见过点奇奇怪怪的事,不过被这么一折腾,他也睡不着了,干脆搬了张椅子坐在老郑的身边。

    “睡不着,聊十块钱的?”

    老郑呵呵一乐:“干聊啊?去,炸点花生米。”

    花生米炸得喷香,俩人在微凉的凌晨坐在大山深处又喝起了小酒,老郑酷爱喝酒,他的货不少,虽然都不是什么好酒,可量大啊,什么白的黄的自酿的,什么种类都有,俩人温了点黄酒,就着花生米就聊开了。

    “老子在山里,最恐怖的一次就是看到红衣女鬼。”

    “真假的?就你这样,没把人女鬼怎么样吧?”

    “嘿……臭小子。”老郑哈哈一笑:“你知道啊,红衣女鬼,那是最凶的。过去的时候,一般新嫁娘才穿红衣,大喜大凶赶一起了,这鬼特凶。我当时晚上从镇子上往我蘑菇棚里赶,摩托车在路上颠着,就突然面前出现了那么一个玩意儿,她就站在路中间,不闪不避的,我当时寻思着要是我停下来那就完蛋了,所以就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加速冲了过去,可刚冲过去就连人带车翻进沟里了,要不第二天早上有勘探队的路过,你怕是看不见我了。”

    谷涛笑道:“怕不是你喝多了酒出幻觉了吧?”

    “你们这些读过书的,总是这个不信那个不信,要是真遇上了,我保证你当时就得死过去。”老郑醉醺醺的说:“山里啊,晚上真不能乱跑。”

    “知道了知道了。”谷涛也有些微醺,靠在墙上挥着手:“不乱跑。”

    不知道什么时候俩人都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谷涛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在床上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洗漱的时候,老郑已经开始做午饭了,他看了看蹲在旁边的谷涛:“刚才有个小姑娘来找你哦。”

    “啊?”谷涛满嘴牙膏泡的抬起头:“哪个?”

    “一个这个高,脸小小的女孩子。”老郑比划着:“她还说让我把这个给你。”

    说着,一个包裹被扔在了谷涛面前,他含着牙刷拆开包裹,里面是几双袜子还有几本闲书,然后谷涛一闻味道:“是桉哦……”

    正在吃饭的时候,桉戴着花环走了进来,她看到谷涛的时候顿时喜上眉梢,蹦蹦跳跳的来到他面前:“好看不?”

    “好看好看。”谷涛捏了捏她的脸:“怎么过来也不大招嘛。”

    “又不远,过来看看你。”桉坐在旁边,吃着谷涛喂给她的蘑菇,然后笑着说:“我刚才在山里看到了几个朋友哦。”

    谷涛眼珠子一转,看了老郑一眼,老郑似乎没有反应,只是低着头吃饭喝酒,而桉似乎也意识到这里还有外人,连忙缩了缩脖子,吐了一下舌头:“等会我想去找朋友们玩一会。”

    “去吧。”

    “那我去了。”

    回到山林的桉就像初见时的那个小女孩一样,透着欢快和喜悦,而谷涛看着她一路蹦跳的身影也露出了极宠溺的笑容。

    “小东西,这是你媳妇?”

    “对啊,怎么了?”

    “奇怪啊。”老郑咂摸着嘴:“说句话你别见怪啊,这姑娘身上……没点人味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