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喜荣华》第一卷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 第124章 淮南杂记

作者:痕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清漪对《淮南杂记》倒背如流,里头不外乎是一些游记杂文,虽有荒诞诡异之闻,但不失新奇有趣,足以用来打发时间。

    不过是难登大雅之堂的杂书,秦王何故面色冷凝?

    顾清漪心中奇怪,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从零星几字中猜出秦王所阅内容——郑人偷米。

    郑人家贫如洗,至邻室偷米,以衣蒙面,遂成。然邻人骤至,人赃并获。旁人问之,“窃贼蒙面,何知之?”邻人曰:“衣破酸腐,再无其他矣。”

    故事很简单,说的是一个又穷又懒的郑人不事生产,家里没米下锅时去领居家偷米,为防发现还特地用衣服蒙面,最后成功逃脱。然而他才刚回到家就被邻居抓住,人赃并获。旁人问邻居是怎么知道的,邻居说,衣服又破又烂,还发酸发臭的,除了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顾清漪初看时乐不可支,在文末提笔调侃,“闻臭而至。”后来表妹把书借去,还调皮地附议一句,“臭男人,臭男人,臭男人……”

    难得表妹如此活泼,顾清漪每每翻看总是忍不住莞尔,除却《郑人偷米》这一则,其他篇章中也多有两人批注,因为是闺房闲书,下笔时颇为随意,某些不为人知的小性子展露无疑,倒是不适合被外人借阅。

    难不成秦王的异常是因为文末的批注?

    顾清漪浑身不自在,刚打算把书索回,就听秦王说道,“此书颇有意趣,不知王妃可否割爱,暂借本王一阅?”

    顾清漪微愣,秦王竟会对这等杂书感兴趣?她为难地看着他,迟疑地说道,“倒不是妾身不愿,只是书中批有妾身与表、表姐的闺中戏言,言语粗鄙,不敢让王爷伤眼。”

    “臭男人?”

    秦王忽而念出表妹批注,顾清漪尴尬不已,硬着头皮承认了下来,“妾身一时戏言,让王爷见笑了。”

    虽然不是她的批注,但如今她顶着表妹的身份,也不怪秦王会错认。

    “本就是事实,何来见笑?”

    出乎意料的是,秦王并没有调侃或是嫌弃的意思,神色一如既往地冷凝严肃,黑眸中甚至带着某种她不懂的情绪,仿佛他手中的书是什么绝世珍宝似的,他继续接了方才的话题,“既然王妃并无不愿,此书本王先借去了。”

    顾清漪无法,只能不情不愿地点头应下。秦王脸色一缓,在原地走了几步之后,忽而看了她一眼,说道,“本王尚有急事,先去书房处理,你先就寝,不用等本王。”

    顾清漪愣住了,看着沐浴妥当的秦王忽而穿上外衫,拿上《淮南杂记》便匆匆离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徐嬷嬷估计是觉得奇怪,进来问道,“王妃,王爷怎么急匆匆地走了?”看样子也不像是生气,难不成是有急事?

    “王爷有急事去书房了。”

    顾清漪同样不能理解,今日议事的属官早已离开,秦王回来时也不见是有急事的样子,怎么忽然间就离开了?或许是她没看出来罢了,今天中午不就也没看出来吗?

    找到理由的顾清漪也没多纠结,很快就困意袭来,对着徐嬷嬷说道,“罢了,嬷嬷,王爷让我不用等他,我先睡了。”

    徐嬷嬷见她面无异色,提着的心也落到实处,拿起团扇扇着风,伺候着她缓缓睡去。

    顾清漪一觉睡至天明,睁眼便看到另一边空荡荡的床榻,属于秦王的蚕丝被原封不动,榻上亦无温度,他一夜没有回来。

    外间的奴婢听到动静纷纷进来伺候她穿衣洗漱,顾清漪皱着眉头问道,“王爷昨夜没回来?”

    秋雁早就防备她发问,此时连忙回答道,“启禀王妃,方才奴婢跑了一趟书房,守门小厮说昨儿个书房的灯亮了一夜,天际将亮的时候才熄呢。”

    顾清漪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吩咐厨房准备好膳食,等王爷起身便送过去。”

    司掌膳食的含冬连忙应声,匆匆离开去厨房下命令了。不多会儿,等到顾清漪穿戴完毕后,属于她的早膳也呈了上来,她才敢用完早膳,就听传话丫鬟道,“王妃,侍卫封鸣求见。”

    顾清漪忽而想起秦王昨夜的承诺,但又觉得不可能,带着疑惑让人把封鸣请进来,结果转眼间就看到他单手提着一个木箱子走进来,对她行了一礼,才道,“属下奉命给王妃送书。”

    果真是书!

    顾清漪看封鸣眼底带着浅浅的红丝,便猜想他应该是奉命连夜找的书,不然也不会一大早就给她送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劳烦封侍卫了。”

    “为主子效力,是属下本分。”

    封鸣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山脸,并未因她转变身份而多一分奉承,顾清漪却觉得自在,再次道谢后才让人送他出去。这时顾清漪才有空打开箱子翻看,发现里头大多是一些杂记和乡野志怪,全都是她没有看过的新奇数目,她随便翻看几本,发现都十分生动有趣,心中不由一喜,便兴冲冲地取出一本翻看起来。

    前世她乃武安侯千金,学的是圣人教诲,祖母自然不会让她胡乱看一些闲书左了性情,《淮南杂记》是她让丫鬟偷买来的,此后她还陆陆续续偷读了不少杂书,发现有趣书目便与表妹分享,那些背着大人偷偷使坏的时光,成为她们记忆中最欢乐的时光。

    缓缓翻看着书页,顾清漪慢慢地意兴阑珊起来,不管这本杂书有多么好看,如今已经没有人能够与她分享观点与喜悦了。

    看到她神色怏怏地把书搁下,刚才外间进来的徐嬷嬷眼中闪过一抹担心,生怕她又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连忙分散她的注意力,说道,“王妃看书也累了,不如到外边走走?”

    “太热了,不去。”如今有丫鬟打着扇都满身大汗,顾清漪着实不愿意去领略夏日的大太阳,此时她没心思看书,看到徐嬷嬷便想了起来,她这是才从花厅回来呢。

    于是便问道,“嬷嬷掌家可还顺利?”

    “托王妃的福,一切顺利。”徐嬷嬷清声道,“府中一切具有惯例,今晨各位管事照旧汇报了各项事务,除了思晴批了笔采办银子,再无旁事了。”

    顾清漪眉头一抬,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表示知道了。徐嬷嬷也知道有丫鬟在旁伺候不宜多说,便另提起一事,“王妃,明日便是三日回门的日子,您是不是要拟一下回门礼单?”

    三日回门。

    这几个字一度成为顾清漪心魔,闻言心中剧烈地跳动一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如今已经变换身份,前世被鸩酒毒杀的颜舜华已经成为过去,想来不会倒霉到再次于三日回门遭遇死劫。

    即便如此想着,她还是兴致不高,懒洋洋地说道,“嬷嬷你看着办吧,稍后单子给我过目便是。”

    徐嬷嬷想到的却是顾府对待王妃的种种,想必她已经心灰意冷不再眷念,不然也不会连回门单子也不愿意亲自拟了——这世上哪位新妇不想风风光光地回门子呢。

    她不愿意提及王妃的伤心事,连连应下,转而下去找大总管彭德喜。她虽是王妃奶娘,但地位怎么也比不上彭德喜的,总得亲自上门请彭德喜开王府库房,她才好根据库房物件拟定单子。

    让她最为纠结的,回门礼究竟要如何拿捏轻重呢?轻了王妃面上无光,重了王妃不喜,有没有其他王妃回门单子可以参考,还真是一件难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