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人之初 第20章 我为丹狂

作者:你还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各宗的‘交流团’还未抵达丹阳宗,大师兄就又双叒出事了。

    洪易违心的站在床前,表情沉重的道:“大师兄好生修养,待我炼好洗经丹后,失去的修为就还会回来的。”

    大师兄一脸感激:“小师弟辛苦了,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哪有,若不是大师兄,哪有现在的好日子。”

    这是洪易发自肺腑的真心话,真的不能再真。

    起码,他可以通过大师兄,给宗门带来实在的好处。

    若是没有大师兄,你让他坑谁去?

    小丫头?

    这个,还真舍不得。

    师父师娘?

    这是不孝啊!

    至于二师兄,鬼影都见不着,就是见着了,那猴精的怕是不好忽悠。

    思来想去,还是大师兄最合适。

    至于师父林浩答应给别人的丹药要如何处理,才能没有后顾之忧,他隐约有些头绪,在没找到替代者前,关键人物还得是大师兄,所以他是真心实意希望傻大个能尽快恢复过来。

    大不了接着再躺几天就是。

    一句安慰,便让大师兄喜笑颜开。

    “哎,宗门刚有起色,我就遇到这事,还真是怪。”

    “不过小师弟你也别担心,再过几日我就能给你打下手了,到时我们兄弟一心,其利断金!”

    这话洪易赞同。

    大师兄在如此条件下,还能保持乐观心态,尤为可贵。

    百草门没有食言,不仅陆续送来了上好的灵心草和天青花,就连几味辅药也都带了来,也不知是信不过丹阳宗,还是信不过他们眼中的宋三,想以此来保证丹效。

    惠仁堂也是说到做到,两家各派的一名弟子也到了。

    一个叫华仁,一个叫刘心,从其姓氏便可知出处。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二人年纪都在十岁上下,更像是炼丹的童子多一些。

    师父林浩在征求了洪易的意见后,把华仁留给了他,刘心给了大师兄秦兴业。

    至于老二,一人都嫌多。

    万事俱备,洪易便在师父林浩、师娘余诗韵、大师兄、小丫头还有两个丹童的注视下,炼制起洗经丹来。

    对于这事洪易早有心理准备。

    丹比夺魁可不是‘侥幸’两字能够解释得过去的。

    在缺少主药,辅药也不全的情形下,仍能炼出绝品绝丹来,不异于无中生有,哪怕是婴境的大能也做不到。

    作为一宗之主的林浩,自是要现场观摩一番,倒不是想要窥视徒弟的秘密,只是好奇心使然罢了。

    小丫头和丹童,充其量也就看个热闹,至于门道,离他们还有些距离。

    火起、药引、主药、辅药、凝丹、收丹一气呵成,与往常并无二致。

    唯一做了手脚的,就是地火。

    洪易事先放了一枚六色新灵气凝结成的彩色灵晶进去,只有芝麻大小的一块。

    这是关键。

    为了防止彩色火焰外溢,还特意用石槽围了一圈,用来防止火焰外溢。

    盖起,丹现。

    “是绝丹!”

    大师兄很可爱。

    师父林浩同师娘余诗韵也啧啧称奇,取出那枚样貌普通的洗经丹反复观察了数遍,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老大,你尝尝药效如何。”

    “是,师父。”

    洪易嘴角直抽抽。

    大师兄,怕又要回床上躺着了。

    囫囵吞下丹药,大师兄便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面部红润,气息微有攀升,整个精气神焕然一新。

    很显然,这丹药的药效不俗。

    怪就怪在此处。

    洪易的炼制的洗经丹,不论是手法、器材还是原材,都是林浩亲自检查过了的,并无异常。在这种正常的情况下,居然能炼制出别人无法炼制的绝品绝丹,若不是作弊,就只能用才高八斗、炼丹奇才来形容了。

    普通人,别说炼制出绝品丹药,就是上品的绝丹也是万中无一,由此可见一斑。

    在师娘的要求下,洪易又接连炼制了两炉,无一列外,全是绝丹。

    天赋,只能用天赋来解释。

    这次师父林浩和师娘余诗韵二人各自服用了一颗。

    洪易的心,已经提到了嗓门眼。

    一旁的傻大个,好似还没过瘾,盯着空空如也的丹炉发呆。

    华仁和刘心俩孩子,则是一脸膜拜之色的看着洪易。

    他们年龄相差不过三四岁,可境遇却完全相反。

    榜样就在眼前,二人眼中似有火焰在烧。

    服用丹药后的二人,已激动的眉飞色舞,师父林浩更是当场说道:“以后我的丹房就由三儿使用,任何人未经他许可,不可踏入半步,否则门规处置。”

    洪易这是一步登天。

    小丫头撇着嘴,一脸不快。

    以后要想找他打发时间,怕是不易了。

    傻大个却满是羡慕之色。

    总之,在林浩下达这条宗主令后,洪易算是彻底奠定了丹阳一哥的地位。

    每天睡到自然醒,小丫头也不来吵他,舒爽。

    不论是午饭还是晚饭,他碗中的菜都是师娘亲手挑的最好的部分。

    就连上次赚回来的益气丹,都分到了五百枚之多。

    小丫头一百枚,大师兄也才两百枚。

    这就是差距。

    时过半春,山门前的那株老柳冒了新芽。

    洪易仍旧倚着柳干,盯着初升的朝阳发呆。

    身后是站的笔直的华仁。

    后日就是各宗门约定取丹的日子,丹房中的玉架上,整齐的码放着几十只玉瓶,都是他这些时日来的收获。

    很显然,如何抹去服用丹药遭天谴的后遗症,成为他眼前最为紧要之事。

    丹阳宗的招牌不能砸,哪怕砸了,也不能砸在他手里。

    用赌的方式把‘赃物’输给大师兄,一次就够,若是再用,大师兄还能毫不怀疑的答应那就不是傻不傻的问题,而是脑子有问题。

    所以,他决定另辟蹊径。

    “小仁啊,大师兄最近身体好些了吧?”

    “是的三哥,业哥这几日已经可以四处溜达了呢。”

    洪易翻身而起,直奔大师兄的卧房而去。

    当晚,傻大个就被洪易忽悠进了丹房。

    “大师兄,小弟连日炼丹确实乏了,这些丹药要想达到丹比时的水平,需要统统过一遍丹炉才行,今夜就要完成,你看?”

    大师兄不仅不担忧,反倒很开心。

    他好似找到了存在的价值。

    “小师弟你放心,你示范一番,我接着再演示一遍,若是没问题,明早定包你满意。”

    洪易无心去猜大师兄的想法。

    丹比中,他之所以能炼制出具备天道气息的绝品绝丹,全依仗新灵气的功劳。

    他先是改变了灵草的属性,使得五行俱全,再用含有道则的六色新灵气赋予丹药大道属性。

    这方天地的规则是体现在六色灵气之上的,故而,当他将六色新灵气注入地火后,自然也就引入了道则,这才一举夺魁。

    然则,丹架上的洗经丹,全是他以正常手段炼制的,要通过大师兄来添加道则,这样才能将‘天罚’降至最低。

    当下,他便把一枚彩色灵晶,偷摸藏进了地火口。

    接着,引出地火,将丹炉加热,准备给洗经丹回炉。

    整个过程乏善可陈,让丹药从丹炉中过一遍,使其沾上大道气息,药效是肯定不如丹比那次,但也相差不大,一般人分辨不出来。

    大师兄看得仔细,见没什么困难,就当场照做一遍。

    毫无瑕疵。

    洪易违心得夸了他一遍,倒叫老实人脸红起来。

    第二日一大早,当他再进丹房时,丹架上的玉瓶早已挨个换了位置。

    大师兄威武!

    第三日,约定取丹的众人纷涌而至,师父林浩同师娘等人忙坏了,就连华仁和刘心二人也是忙的脚不沾地,小丫头就更不用说了。

    往日不让她见客,今次却是主动把她推向台前,时移世易。

    各宗门来的都是重量级人物,由于人手有限,便一股脑的请进了大厅,一视同仁。

    丹阳宗的近况大家都清楚,倒没有因此心生不满,仍旧一片和气。

    与他们同来的,不仅有交换洗经丹的筹码,还有当初说要多走动的女眷们。

    一时间,丹阳宗热闹的好似又回到了百多年前。

    “诸位,请先品丹。”

    大家都是奔着传言来的,所谓买定离手,一旦带着丹药回去,万一出了问题丹阳宗不认账怎么办?

    所以,才有了当场试丹一说。

    当然,试吃的丹药自是从各家的订单中出,丹阳宗可不会做这冤大头,眼下可是卖方市场。

    洪易作为首席丹师,自要在场陪客,了解客人对丹药的看法,就像大厨要接受客人点评,好做针对性的改良一个道理。

    小丫头捧着玉盘,将一枚枚大师兄过炉的洗经丹,逐一下发。

    众人小心接过丹药,细之又细的观赏一番后,才在不断催促下吞下肚去。

    顿时,室内满是吞咽的口水声。

    片刻后……

    各种表情一一再现。

    他们,要么惊喜莫名,欢喜的傻了;要么沉浸其中,不悲不喜。

    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惹得旁人只得干咽口水来解馋。

    “这药效,居然与流传的一样,并未夸大分毫啊!”有人已喜的情不自禁。

    “真神了,我能感受到经脉在跳动,在欢呼!”

    “我居然,居然隐有突破的迹象,我在天气境大圆满许久了,今日服了丹药,居然开始松动了,诸位,庞某先走一步!”

    居然有人因一粒洗经丹,打破了多年的桎梏,要破入丹境了。

    这可是了不得的事。

    破入丹境,那可就是人上人。

    至于破境有多艰难,问问各宗各派那些天气境大圆满者便知了。

    眼下一枚小小的洗经丹,居然撬动了困扰大家久矣的破镜桎梏,这下丹阳宗想不出名都难。

    可以预见的是,那些困于炼气境巅峰而突破无门者,定会将丹阳宗的山门踏平了不可。

    任何流言都不如实际效果来的直观、来的震撼人心。

    在场之人很明白,那位不是托,而是真的因绝品的益气丹破境了。

    心动不如行动。

    当下,各家一改往日绅士做派,纷纷要求增加洗经丹的供应量。

    至于价格,压根就没人提。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狼多肉少,丹阳宗每月提供的数量有限,这时候还纠结于价格,活该你抢不到名额。

    久困于炼气境无法突破者,因丹阳宗的一粒洗经丹而打破桎梏,瞬间就传遍了幽影大陆的边边角角。

    丹鼎宫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也决定派遣使节亲临丹阳宗。

    至于何时出发,却没个定数。

    万合宗因陆天远的错误判断,失了先机,他本人被撤销了采买职务,在门中思过。

    紫云宗、百草园、惠仁堂等宗门,则是意气风发,与有荣焉,纷纷派人登门,哪怕混个脸熟都好。

    一时间,丹阳宗人声鼎沸,万人空巷。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洗经丹。

    绝品洗经丹的独特疗效显现后,导致的最直接变化,便是市场上的灵心草和天青花,价格直接翻了两翻。

    各大宗不管不顾的都兴起了一股炼丹潮,就连普通的小宗门也大肆采买丹炉等器械,直接拔高了丹具的市场价格。

    对某些人来说,这可要了老命了,尤以万花谷为甚。

    但对百草园来说,可是乐翻了天,洗经丹的两味主药,就他们家的量大。

    自此,丹道一途开始大放异彩。

    那些各有目的的拜师者,把各个丹宗的门槛都快踏破了,尤以丹阳宗为最。

    一朝成名天下知,千年丹宗仿佛一夜间,重返人间!

    而洪易,如今的宋三,一丹成名。

    最新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